都市拾见24 从抠面积到偷面积

八十年代初,我正在大学读建筑。记得最不喜欢的设计课就是住宅了。是由住宅教研组的几位老教授带课。从师兄的经验来看,住宅课程设计的主旨是学会如何设计56平米标准住宅。这是当年国家标准的二室的单元住宅楼的上限,不知有多少专业人士杀死了无数脑细胞在几厘米之间进行布局上的腾挪和变化,我们称之为“抠面积”。然而这56平米的根据是什么,是经过科学判断还是拍脑袋拍出来的,无人知晓。

我当时不情愿简单地跟随一梯三户经典单元户型的路数,决定采用外廊式的单元模式试试。这个不自量力的恶果便是老师以实用率不优而给了我一个低分。

多年之后我重新开始在深圳介入住宅设计,发现住宅设计面积计算规定里使用外廊在一定条件下可以只计入一半甚至不计入面积。这个变化的背景是住宅已经从国家分配的福利转化为市场运作的商品。虽然抠面积仍然是争取高实用率和优化户型的重要技术手段,但只有当近年70/90平米规定出台才让年青一代建筑师真正体会到抠面积时代的窘迫。

其实说起做住宅设计的本事,抠面积还只是基本功,深圳的住宅设计高手的真功夫还是另一招:“偷面积”。我相信这个词是深圳人最熟悉的一个建筑概念了。怎么偷谁都清楚,但背后的动力可就未必都清楚了。

其实这是住宅市场化到达极致时的怪象。记得03年前后滨海大道边的一块地拍卖首次超过了3000元天价,激起了舆论热议。然而几年之内这个天价就成了名符其实的地价。而相比之下住宅的建造成本却一直维持在2000/平米以下。所以从8000元到现在的2万元房价,房子本身没有增加价值,增加的是“土地稀缺”所带来的附加价值。开发商的利润随之也更高。如果他只拿出2000的造价来增加一部分可用面积,而不必付那上万元一平米的地价,这个吸引力该有多大!房子自然买的快,皆大欢喜。所以说偷面积“偷”的是地价。估计咱们父母官收那么多钱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所以也就默认了这个事实。这个官民商之间的博弈实在是太有意思了。在深圳买没有偷面积的住宅可就亏了。其实偷不能算偷,孩子从父母那里拿一点回来能算偷么?

不过偷了面积的业主也别高兴得太早了。据说现在实行的地价政策是参照香港模式搞的。就是一次把70年的土地使用权都收了。所以我们的住宅价格能够超英赶美直逼香港。不是因为咱就是比美国人有钱,而是因为美国的玩法不一样。听说过物业税吗?美国就是按照住宅当时的地产价值估算来收物业税的。房价涨,税也跟着涨。香港模式本身没有错,只是需要有节制地慢慢放地。可我们这里把土地呼啦一下子全放了,特区内已经基本上无地可卖,关外的也卖得七七八八了。那我们儿子辈孙子辈时的市政府岂不是要穷死?所以,这美国模式一定会用上的。到那时,您偷的那些面积可都要算成价值了,税肯定也比别人高了。

从抠面积到偷面积,应该说是社会进步的表现。而对于建筑师来讲,苦练这类抠抠偷偷的本领大不必那么认真。说不定哪天政策一改,你手上的杀手锏倾刻就会变成烧火棍了。

《深圳商报》C6版“文化广场-万象”专栏 2009.6.25




[本日志由 urbanus 于 2009-06-30 10:25 A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地址: http://www.urbanus.com.cn/blog/trackback.asp?tbID=100
Tags:
评论: 0 | 引用: -13 | 查看次数: 4288
发表评论
你没有权限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