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拾见25 巴黎的“首长工程”

有一个说法,就是法国人是西方人中与中国人在行事做派上最接近的。比如,法国人相对来讲比较灵活,也讲究关系,走后门之类的事情也都会做。建筑方面也同样好大喜功,比如那北京国家大剧院那样的设计也只有法国建筑师才干得出来。当然这也造就了宏伟壮丽的巴黎城市。最近我又发现了另一个相同点,法国的领导人也很重视城市建设,喜欢搞“首长工程”。

从历史上说,当年拿破仑建了凯旋门,后来有了巴黎大规模改造豪斯曼规划,彻底改变了巴黎的尺度和面貌。密特朗总统也是最热衷建设地标建筑的总统。他推动了名噪一时的巴士底歌剧院的竞赛和建造;力排众议指定华裔建筑大师贝聿铭主持卢浮宫加建改造计划,就是那个著名的玻璃金字塔;建成大气的新国家图书馆以及拉德方斯大拱门等等也被称为“十大建筑”的地标式工程,确实给古典的巴黎平添了几分现代的魅力及其活力。

现任的萨科奇总统的胃口显然比几位前任都要大。他在任内要推出的是“大巴黎计划”,一个雄心勃勃的大建设计划。其规模和影响直比拿破仑三世的豪斯曼规划。他最近请了几位欧洲著名的建筑名师花了半年时间做了一批规划提案。有方案提出改造车站和铁道系统,建设欧洲中心火车站,上面覆盖以绿地和公共空间。现代化的高速轻轨穿越市区,各种大胆的构想都表达了巴黎想再次引领城市发展未来的野心。

不管这些构想是否能够实施,至少萨科奇已经从中捞了一些政治分。用看得见的城市建设来积累政绩是政治家们常用的行之有效的方式。像豪斯曼规划那样的大刀阔斧的改造实际上是相当不人性的。我们漫步在香榭丽舍大道上,享受和赞美着城市图景的怡人与壮丽,却鲜有人会不知趣地联想着当年不知有多少普通人因拓通大道而流离失所。现代社会里是很难那样去牺牲弱势群体而不付出什么代价的。萨科齐想超越拿破仑三世再次让巴黎变脸恐怕没那么容易。这些个真金白银的投入还是巨大的。也许这些建设能够拉动一些经济,但长期的高税赋和难以解决的社会问题仍然是令人头疼的难点。所以这些大计划仍然需要通过建筑的方式给予一个令人满意的解决方案,否则后患无穷。这也就是为什么萨科齐要邀请10个国际一流的建筑师团队来进行概念研究。总统工程能否成功,首先靠的就是这些建筑大师们的奇思妙想。这个事情的发展是很值得关注的。而其结果如何我们也会拭目以待。

《深圳商报》C6版“文化广场-万象”专栏 2009.7.2




[本日志由 urbanus 于 2009-07-05 05:11 P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地址: http://www.urbanus.com.cn/blog/trackback.asp?tbID=101
Tags:
评论: 0 | 引用: -18 | 查看次数: 4482
发表评论
你没有权限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