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拾见33 外来和尚在念经

最近几天挺热闹,有两位我很欣赏的国际知名的建筑师来公司造访。一是从伦敦来的,另一位是从洛杉矶。问其缘由,前者是做评委,后者是来参加竞标看地段。都是抽了两三个小时特意来和我们见一面。这事背后也折射出两个话题。一是说明都市实践公司在业内有了一些名声,二是这些在深圳发生的项目重要到请这些名建筑师千里迢迢来帮忙,可却与我们本地的没有什么瓜葛。

其实没有什么酸溜溜或者抱不平的意思。说这个不过是想引出一个挺普遍的话题,就是中国人的一句俗话:外来的和尚好念经。

这是一个世界性的现象,一点也不奇怪。有例为证。

本月初去世的美国一位著名建筑师查尔斯·格瓦斯梅(Charles Gwathmey)是美国七八十年代著名的“纽约五人”中继海杜克(John Hejduk)之后辞世的第二位。当年纽约MOMA的建筑艺术总监德莱克斯勒在六十年代末经常召集年轻建筑师一起谈论建筑。后来其中五位佼佼者脱颖而出,在1972年一本作品合集《五个建筑师》出版后大受欢迎,成为一个影响深远的门派。“纽约五人”的称号也从此书而来。我们在上大学时也称这个小组为“白派”。因为他们的作品的共同特点都是从里到外都使用白色。在现代主义彷徨的时刻,这个团体在强调建筑作为一种艺术形式的重要性和现代的美学价值,对推动建筑设计的发展作用重大。

尽管有着世界一流大师的名号和超强的设计能力和创造力,这几位建筑师,特别是仍在世的三位,埃森曼(Peter Eisenman)、格雷夫斯(Michael Graves)和迈耶(Richard Meier)仍然一直在纽约没有拿到像样的活干。当时的纽约受后现代主义思潮的影响巨大,整个知识界在向后看的情绪里,将现代主义归于冷漠丑陋不关心普通人的城市病的罪魁。这样的环境,使本地的建筑师没有发挥的余地。

然而到90年代末,后现代建筑风格已成昨日黄花,公众也随之调整了品味方向。然而,很多新项目的设计权仍然没有落在纽约本土的先锋头上,而是投向了更有活力的加州建筑师,老牌的如盖里和汤姆·梅恩,新星如毛赞设计了MOMA的临时展馆;还可以看到欧洲建筑师让·努维尔身影,甚至日本建筑师如谷口吉生和妹岛和世也为纽约贡献了MOMA扩建和“新”美术馆。而纽约五人里,也只有迈耶得到了一个河边公寓的项目,就足以让他老泪纵横了。真让人有些像三国看到后面的唏嘘之感。

纽约是上个世纪全美乃至全世界建筑设计力量最强大的城市了,是名副其实的设计之都。然而就是这种缺乏政府和社会扶植的状态,在世界范围内建筑设计群雄并起的局面,纽约的建筑设计的高端实力在呈下滑趋势,与当年纽约五人引领风骚的时代相比,几是后继无人。这足以引起我们的认真思考。

《深圳商报》C4版“文化广场-万象”专栏 2009.8.27


[本日志由 urbanus 于 2009-09-05 02:20 P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地址: http://www.urbanus.com.cn/blog/trackback.asp?tbID=109
Tags:
评论: 1 | 引用: -12 | 查看次数: 5457
  • 1
向日葵 [2009-09-23 07:00 PM]
原来纽约五人还有这样的经历.......

建筑是一种文化,做设计也要考虑当地的历史人文.外国的建筑师有他的优势,也有文化上的局限.有时一味地跟风 请来国外事务所,花了钱也不一定能得到最理想地设计.崇洋媚外的心理是普遍存在的.但是要改变这种观念不能只靠一两个好的事务所的优秀作品,需要中国设计行业的整体水平的提升,和建造水平的发展......期待有一天西方建筑师就是要请中国建筑师来做设计,西方人都靠后站.......现在你说是梦想,但是谁能说这一代人的梦想不是后代的现实呢?
  • 1
发表评论
你没有权限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