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拾见34 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上个周末前后五天,我与卓越集团和狮子会的一批成员深入甘肃陇南山区参加我参与的土木再生志愿团体所介入的三个灾后重建学校的竣工典礼。几天的长途跋涉不只是带给我们疲劳,更多的是感受到了给予的快乐。

我承担的设计是成县苇子沟小学,坐落在偏远山村边上的一块平坝上。很难想象看起来山清水秀的苇子沟,其实是一个极度缺水的地方。而这里却有着一个80多年历史的学校。这对于我们的设计有着相当不同的意义。

学校的设计没有什么高难动作,刻意保持一种简朴的风格。这不仅仅是造价的限制,更是出于对山村学校设计的分寸把握。然而即使你提供了一个虽然简单但却是非常规的设计时,在实施的过程中会出现建筑师和其他几方面的建设人员理解上的很大不同而出现许多挑战。这里就有一个很典型的例子。

学校的布局很简单,L形的二层楼房端头有一个14米高拱顶的多功能教室。它便成了整个学校的制高点和视觉中心。这个拱是由两段圆弧拼接而成,顶端有一个尖,而不是一个完整的圆弧。就这么一个细节,从钢结构设计到施工方都不能正确掌握,一直试图用一个圆弧来“优化”我们的设计,为此拖延了一个月的工期。

我下了很大功夫解释这两个形状之间的微妙差异和形式感上的巨大差别。

人对形式的感觉是通过对自我身体和环境景物的状态建立起来的。比如“比例”这个概念就是和人体的头和躯干几个部分的关系得来的,古希腊建筑的柱头比例就是直接与人体比例有关。而古典建筑立面的三段式也是如此。又比如轮廓线的形状就与自然有关。力量是以直和硬的线型有关。而曲线的力量感觉是与力学的挠度相关。向韧度很高的竹子弯曲能力是有限的,被弯曲时的曲线会有随时反弹的力量。而一般的铅丝棉线则是可以被任意弯曲,便失去了力量感。

我们这个拱顶的形式设计就主要与这两个概念有关。如果拱顶太小就会成为三段式的头的部分,而就会出现大头小身子的侏儒比例。只有将拱顶的高度占到一个优势,打破三段式的关系,新的稚拙的而非呆傻的比例感才会出现。所以高度不能低。而两个弧线的接和就是一种像竹子一样的力量感,会使人感到屋顶虽大但有足够力度支撑起来。这种安全感是完整的半圆弧所不能达到的。
所以形式没有对错也没有绝对真理,是人的主观认识,是随历史和文化的发展不断变化的。但形式又总是会有美丑强弱雅俗之分,且在一定条件下相互转换。审美能力和形式感是人人都可以达到的一种修养。




评论: 0 | 引用: -43 | 查看次数: 4827
发表评论
你没有权限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