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山-壹:成都华侨城售楼处

URBANUS 都市实践

过分时尚的厂房改造已经让人反胃。因此,成都华侨城要将一个机修车间改成售楼处和艺术馆的设计委托,着实令人挠头。好在这个车间的墙面和天花已被建筑师朋友刘家琨打理过一遍,那么我们何不免去建筑师的头衔,在刘家琨的这个空空的空间中做个艺术装置呢?

其实建筑和装置只隔了一层纸。建筑是关于实用的。当代装置恰恰是常以实用品为创作的对象。搞装置的老祖宗杜尚最擅长于把日用品转成艺术品的变戏法。这个变戏法成功的秘诀是艺术品千万别失去日用品的属性,否则欣赏者就不会在“能指”与“所指”之间换位幻觉中产生审美感受。这也提醒建筑师搞装置还是别忘了老本行。

我们的装置是个钢铁巨物,像一座假山。中国园林中的假山的第一属性是一种实用的划分空间、引导人流的手段,是园林中的一种有用的设施。我们的钢铁假山也首先是一个服务于售楼处和艺术馆的展示和活动的设施:反“之”字型的平面很好地把空间分成了前区和后区;扭动的边界和原有厂房折线的边界之间形成了多样的小空间;二层是个蜿蜒的小画廊,把艺术展示渗透到整个空间;一层的空腔正好可以被利用做成数个独立功能的小房间。传统建筑学组织空间和功能的手段实现了这些很实用的目标。

那么又何以使这个设施成为一个装置呢?难道那扭动得有些艺术化的身段就能帮它贴上这个标签吗?答案肯定是否定的。建筑虽然有艺术性,但并不是艺术。艺术化的处理手法并不能保证设计是艺术品。然而,在艺术滥觞的今天,任何东西都可以指鹿为马地变成艺术时,为什么这个在造型上至少是斟酌反复的“设施”不是件艺术品呢?这似乎又很不公。

可能的确能使之成其为装置的因素是它牵动观众的内在力。这种内在力也能在中国园林中的假山中找到。无锡寄畅园的八音涧是个很好的例子。这座假山体积并不大,但它蜿蜒的路径却给了游人无限的空间。伴随着人的行进的是叠岩起伏的流水所形成的乐音,这些天籁般的乐音让人淡忘了尘世。这个理念较比尔•盖茨家里让音乐随着人走的高科技不知要早了多少世纪。和园林中的假山一样,我们设计的钢铁设备最大的魅力在于它提供了莫比乌斯带般的路径,观众可以围着它前前后后地转,上上下下地转,钻来钻去地转,反反复复地转。观众淡忘了来到这个建筑的实用目的,而去享受人的躯体在这个钢铁躯体中间运动的乐趣。从这种意义上讲,它解脱了建筑。在Richard Serra 螺旋的钢板装置中,人们也会问,它为什么不是建筑呢?答案可能在于它不是在展现空间的趣味,而是通过有趣味的空间让人的心灵和一线天对话了。总之,艺术品是那种能触动人感官的东西,能触动人心智的东西,那种让人和作品之外的东西对话的东西。

当代艺术较以往艺术的最大不同在于它更加需要观众的参与,因此更需要能够激起观众兴致的展示设施。将这个装置称为假山并不假,因为假山是人们不假思索就会用的设施,和不用指导就会自娱自乐的装置。这个可上可下、可进可出、可遊可驻的钢铁假山,本质上是在销售空间里暗中植入一个脱离开功利目的的精神通道,让人不经意地踏入艺术之门。当然,当代艺术之门并没有那么高贵,遁入的还是商业之地。

需要澄清的是这个设计是否应称为“假山”。它绝对不是对中国园林中假山的形式上的抽象,而是对园林假山所带来的空间乐趣的借鉴。对于“园中掇山,非士大夫好事者不为也”的假山,《园冶》中讲这种乐趣在于“宜台宜谢,邀月招云;成径成蹊,寻花问柳”。之如大隐隐于市的士大夫园林,在这座假山里埋伏着的画廊、酒吧、讲堂、客厅诸多空间,是在商业卖场中能让人在精神上邀月招云、寻花问柳之处。柏拉图讲现实是理念影子,艺术是现实的影子。类比之下,园林假山是真山的影子,而这座假山是园林假山的影子。这种“影子的影子”也许解释了为什么它可以称为假山,以及为什么它是厂房里的一件艺术品。



项目概况
项目名称   成都华侨城售楼处及OCAT
项目地点   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沙西线交大立交外侧
项目功能   旧建筑改造 艺术展示厅型售楼处
建筑面积   1720平方米
设计时间   2007-2008
建成时间   2008
建筑/室内设计  URBANUS 都市实践/ 王辉 刘旭 赵洪言 杜爱宏 陈春 刘爽 郝钢 张柳娟
结构设计   北京中房钢结构工程技术有限公司  
摄影      杨超英


















[本日志由 bendangwuren 于 2009-09-08 10:55 A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地址: http://www.urbanus.com.cn/blog/trackback.asp?tbID=111
Tags:
评论: 0 | 引用: -12 | 查看次数: 7004
发表评论
你没有权限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