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拾见44 从结构走向艺术

几年前国际著名的结构工程大师赛西尔·巴尔蒙德出版了一本书,叫做Informal,中文书名叫做《异规》。讲述他做为结构工程师与世界顶尖建筑师合作设计一系列建筑名作的过程。我们得以有幸了解了那些我们耳熟能详的建筑名作背后的一些故事。
书里介绍的项目都是很前卫的大师之作。比如库哈斯的大都会事务所上升期的波尔多别墅和鹿特丹美术馆等几个建筑,还有给葡萄牙建筑名师阿尔瓦·西扎配的里斯本世界博览会葡萄牙馆的巨大的悬索混凝土棚。从笔者细致的缜密的,然而又是十分诗意的叙述中我们读到了结构工程师的思想世界和他以他特殊的方式介入建筑艺术世界的境界。我非常惊讶地发现一个与数字,公式和工程打交道的人写出来的书竟然也是如此具有阅读的乐趣。
这本书所传达的信息是一个建筑作品的成功不仅仅是主创建筑师的灵光一闪,它往往依赖于一个有高强实力的技术团队的通力合作。结构的挑战往往由建筑师发起,而由结构师解决。在很多设计里,结构的成败决定了建筑的成功,是那支看不见的手。一个优秀的结构工程师同样应当与建筑师一样享受美誉。
表现结构美感在建筑设计中一直是建筑师追求的设计原则之一。对结构原理的娴熟掌握对这样的设计往往十分关键。这往往也成就了许多结构出身的建筑师。在建筑史上就有不少结构工程师转变成建筑大师的例子。美国现代建筑大师莱特原来就是学结构出身,这使得他在设计流水别墅的时候敢于设计出挑十几米的大露台。据说当建筑工人怀疑其强度而不敢拆脚手架的时候,莱特就站在挑台下面拿性命担保命令工人拆架。意大利著名结构师和建筑师奈尔维在1960年代设计了一批大跨度结构的建筑,将现代建筑的结构美表达得淋漓尽致。当代的著名建筑师结构师圣地亚哥卡拉特拉瓦更将其建筑的结构表达走向了一个极致和炫目的状态。他最著名的设计之一就是在美国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市立博物馆。一副如大鸟双翼般可上下翻动的结构相当震撼。
很多人认为结构的美感往往要以造价为代价,其实不全如此。我在巴西参观时看到当地的清水混凝土做得又薄又宽,这种普遍的水准在国内没有什么结构工程师能做得到。巴西的经济实力并不比中国强多少,普通人民的生活更糟糕。但其建筑的水平却十分高超。而相比之下,我们的结构专业在得不得足够尊重的条件下,大量的有经验的结构工程师转行,行业前景堪忧。没有好的结构工程师的配合,建筑的精品是无法实现的。


[本日志由 urbanus 于 2009-12-07 11:01 P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地址: http://www.urbanus.com.cn/blog/trackback.asp?tbID=122
Tags:
评论: 0 | 引用: -40 | 查看次数: 4888
发表评论
你没有权限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