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拾见55 拆不出一个新世界

二十多年前的八十年代中,我还是一个青年教师,跟随教授导师去山西讲学。教授所要求的讲课的回报便是请地主送我们去看那两个仅存的唐代建筑。一个是南禅寺的偏殿,规模较小,另一个便是著名的佛光寺大殿。
我们从大同乘车在土路上颠簸了半天时间,在一个感觉无比偏远的地方找到了这个佛光寺。导师是梁思成先生的弟子,我清楚他此行不仅是去亲历中国建筑史中那辉煌的一页,也是在体验当年梁思成和林徽因等人坐着牛车在这荒僻村野中寻找唐代建筑遗存的苦旅。
终于我们看到远远的山坡上的一组寺庙建筑,在几分凄凉的山野里显出曾经辉煌之后的孤寂。这个辉煌在走近大殿更显卓著。大殿那些合抱的柱子都是整木做成,檐下巨大出挑的斗拱把看惯京城清式建筑的我彻底镇住了。这等的恢宏是一个时代的表征。我在默默冥想着这山野之间的建筑都如此,那当年唐长安的皇宫该有多么气势磅礴。
然而,那一切都只存在在想象中了,城市中的建筑不知被重建过多少次了。就便是旁边的五台山的寺庙也是来来回回修过多次了,即便不是因为损毁原因,只因为供奉的所得总是要被花掉的,建筑都会被重新翻建。我们的文化里缺少历史保护的传统,我想佛光寺的存留也就是因为破落之后的穷困和偏远才没有被推到重建的吧。
这让我想起另外一个故事。我的另一个老教授,晚年将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中国传统民居的保护研究里面。他和同伴来到富春江一带发现许多有历史价值的老民居。他语重心长地跟当地人说:你们的民居是宝贝啊,你看看就单这房上的大梁,就非常有价值,要好好保护啊。几个月后,当他回到此地,震惊地发现那栋房子已经被拆掉了,原来房主一听大梁值钱,就把房拆了准备把大梁买个好价钱!这令老教授不禁捶胸顿足。
还听说离我们更近的事例。曾经有研究机构考证出来深圳某地的村落是客家人在广东的最早落脚点,历史价值不言自明,所以有意保护。其结果是村民知道后由村长带头急忙就把老房子拆了个精光,因为农民们生怕保护了以后影响了盖新房赚钱。这种砸了古董造垃圾的做法已经成了一道现代城市风景。大家说这一切都是钱闹的。
与其说咱们中国人有钱了,不如说现在中国人只想着钱。经济的高速发展使得拆建达到疯狂的状态。而经济压倒一切的国策引导了中国30年,造就了上下一心大拆大建的行为。而未来的30年的发展必然要向文化方向倾斜,传统建筑文化的保护才能有成效。毕竟按照我们现在的建设水准,是拆不出一个新世界的。


评论: 0 | 引用: -11 | 查看次数: 4613
发表评论
你没有权限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