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论建01 雾里看花和建筑评论

我大学时代的一位老师是研究西方古典建筑史的著名学者。他当年失言被打成右派,恢复教学工作后仍一如既往的观点偏激。他一切以历史唯物主义的历史观看待建筑问题,一概以是否符合历史发展潮流为标准,以进步为准绳。其文风亦效仿鲁迅先生嬉笑怒骂犀利无比,一副斗士姿态。比如说起著名的埃及金字塔,必然要提起它的反动性,因为它是无数奴隶劳工用生命堆积起来的,是王权的象征。我不太记得他是否对孟姜女哭倒的长城有何抨击,但对于中国传统建筑形式基本是唾弃的态度。因为它确实已经完全不能适应现代社会进步的需要了。
多年之后我在书店里看到了老教授新著的一本意大利游记,以一个学者的身份讲述意大利的欧洲古典建筑之旅的感受。我当即买下翻阅,却读出了老人在意大利期间所经历的思想的重大改变。我们的教授在研究了一辈子的西方古典建筑之后,第一次实地来到意大利。他要亲眼看看那些他熟烂于心的建筑经典。然而这短短的一看,老教授被彻底的震撼了。他终于感受到了建筑的超越意识形态的那些永恒之魅力。他有一天终于忍耐不住在一座建筑名作之前嚎啕大哭了一场。回国之后转向埋头研究,成为研究和挽救即将被破坏殆尽的中国传统民居建筑的新斗士。
我是带着一股敬佩之情看到老教授的这一脱胎换骨的变化的。敢于否定自己过去大半生的建筑思想和观念是需要一个追求真理的精神和极大的勇气的。不过这并不是我讲这个故事的主要目的。这个故事引出了另外一个话题,就是说评论人是受到其所处历史时代和社会局限的。每个人实际上都必须站在一个视点去观察,对其评论对象就会产生一个特殊的视角,想做到真正的客观公正是很困难的。尤其是在一个思想和文化都没有完全脱离禁锢的时代这种偏差就更加突出。这便是建筑评论的困境。
对于公众来讲,对建筑的认识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专业的和非专业的评论。而建筑乃至城市的评价标准恰恰是多面的和复杂的。比如功能使用的有效性和便捷性;形式审美的取向趣味和方式;时代感的体现和对传统的继承;建筑象征意义的表达;社会层面的意义;技术的进步和经济上的适应性;意识形态的判断乃至最终上升到哲学层面的建造的意义的回答等等,不一而全。这最终会造成评论对公众的不同导向。典型的例子就是对北京央视大楼的评论几乎都是非专业的。而专业方面也差不多是集体失声的。因为我们处在一个大变革的时代,对于建筑评论还是处在一个雾里看花的状态。难得其详真伪难辨终究是在所难免的。

发表于《深圳晶报》2010.8.16创意周刊B12版(有删节)


[本日志由 urbanus 于 2011-01-11 02:51 P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地址: http://www.urbanus.com.cn/blog/trackback.asp?tbID=148
Tags:
评论: 0 | 引用: -10 | 查看次数: 4489
发表评论
你没有权限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