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论建02 深圳的机会

开放之后,中国人对外面的世界的认识越来越多了。人们通过旅游观光很容易对国外的城市和建筑得到感性认识。相信我们的同胞都会有一个印象深刻的发现,就是我们的城市与外面全然不同而且基本不如人。深圳虽然用三十年的时间造就了一个千万人口的都市奇迹,然而我们也遗憾地发现我们所向往的城市场所没有在这里出现,拥挤凌乱的城市中大多建筑是孤零零的跟周围的建筑都说不上话。这倒是和我们现今的社会中人的关系很有一比。人们由此很可能会认为我们的城市规划和建筑设计的水平不如别人吧。甚至省市主要领导也在质询这个显见的问题。

按说这不该是规划的问题,因为深圳的城市总体规划是获得过国际规划界的大奖的,可以说是得到国际承认的。这样的城市从无到有,没有规划的控制就更不得了了。那么是建筑设计的问题吗?深圳曾经聚集了国内最好的一批建筑师给城市做出了第一批建筑。而现在则更是盯上了国外一流建筑大师如库哈斯和超级设计公司如SOM等等。然而问题显然没有解决。

尽管规划师建筑师的个人特征会给城市带来不同的东西,但实事求是地说,这些影响还不是影响整体城市特征的主要因素。自然气候、地理特征是对城市的形成起重要作用的外部因素,而社会组织,政治和地域文化则是主导性的内在成因。比如唐长安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其街坊式格网布局是准军事化的政治控制需要的产物。而源于古希腊的城市广场则是其城邦式民主进行街头政治聚会而产生的形式。

然而在现代科技文化发展背景下的城市发展中,原来那些主要因素慢慢变得不那么重要了。比如深圳在发展初期就把特区内大部分的丘陵地推成了平地,使得笋岗八卦岭这些地方名不符实。近些年我们又开始大规模填海,任意地改变海岸线。我们也不在乎住得多远,因为有了汽车。写字楼也可以盖得和北京一样,因为空调的出现使得通风不再成为必需。是的,是技术可以让我们如此为所欲为。

那么,是什么导致了深圳成为现在这个样子的呢?没错,就是我们自己。精确地说,很大程度上是我们自己死抱着不放的城市建设的规范和政策导致了这个结果。许多规范都是几十年以前沿用苏联模式形成的,相当多的已经完全不能适应现在的新形势,可以说是完全没有与时俱进的。比如最基本的一个住宅日照规范,就是要求每一个住宅单元的一个主要房间在大寒日至少有三个小时的日照。这个规范是在社会主义分配住房的条件下适用的。现在进入商品房自由买卖,房价反映一切居住条件的时代,平头百姓已经买不起房的情况下,还那么较劲就有问题了。少点阳光,便宜卖不就行了?在西方发达国家哪里有这么奢侈的规范呢!我们中国人就是敢开国际玩笑,一开就是几十年。还有建筑最小间距的规范,使得建筑挨着建的可能性为零。所以大家就看见零零散散和奇形怪状的建筑,都是规范闹的。还有好多好多,说都说不完。
 
可有关负责人说了,这是法律,哪里说改就能改的?不合理它也是法。所以谁也没办法。
 
前一阵,深圳扩大特区范围至全市。我本来没觉得有什么意思。后来听人解释,特区有特殊立法权。我忽然意识到:这可能就是深圳的机会了。如果我们能够改变部分不合理的设计规范,深圳就会凭空生出大片的建设面积城市面貌也会随之而改观。深圳,能不能再一次敢为天下先呢?

发表于《深圳晶报》2010.8.30创意周刊B12版(有删节)


[本日志由 urbanus 于 2011-01-11 02:51 P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地址: http://www.urbanus.com.cn/blog/trackback.asp?tbID=149
Tags:
评论: 3 | 引用: -10 | 查看次数: 5297
  • 1
向日葵 [2010-10-30 10:48 PM]
(因字数限制,续)作者讲到城市中的建筑的距离过大,关系不大好。这一点我认同。这应该是城市总体规划后城市设计这一层面的问题。比如站在深南路上,比如在市民中心的附近,我常感觉到难以理解的“大”

深圳福田中心的办公区有一部分是在SOM的城市设计控制下做的,效果就比较好。其中有别于深圳其他地方的特点是增加了路网密度,而减低了道路的宽度。建筑占地较满,缩小了退线(setback) , 一组办公楼围绕着中心大绿地布局——绿地成为白领午间休息的好去处,使用率相当高。又结合深圳当地气候特点而设计了沿街骑楼。等等可以说这些都是非常实际,实用的,是研究了人的使用而得出来的,有的是计算得出来的结论。美国的城市设计规定的是非常细的,不要说高度,退线,就是颜色,开窗比例都有规定。

我觉得深圳规划有它的合理优势的地方,但是城市设计又有很多不如意的地方。也许是由于我们发展的太快,很多东西都没有研究清楚造成的。也许应该学学人家,认真的理性地计算一下,然后才知道我们应该规划怎样的路网密度,多宽的马路,多宽的间距,退线等等,再制定规范,再做设计。

向日葵 [2010-10-30 10:43 PM]

我觉得深圳这个城市也许和作者心目中的理想城市相比——比如欧洲一些美丽的城市,建筑之间的关系和对话不那么明确和紧凑,因而造成“拥挤凌乱的城市中大多建筑是孤零零的跟周围的建筑都说不上话”, 但是在我看来深圳似乎并没那么糟

远的不说 就和我们伟大“首堵”北京来比,深圳这个城市某些地方可爱多了。北京的规划象在绕着一个中心摊煎饼 巨大的城市尺度,宽阔无比的大马路,矮胖胖的建筑体量,使得走在街上的你,经常感到这座现代古城显示出一种难以忍受的空旷乏味。功能不够混和齐全,城市铺得过大,造成出行不便交通拥堵等诸多问题。比如居民需要白天在城中心上班而在郊外居住使得单方约,却保持了很低的容积率,进一步使得中心区不紧凑,进一步降低了可达性。
向交通出行压力过大。这点很类似美国的城市。但讽刺的是,因建筑限高问题,北京的中心区又不象美国纽
我不能很专业的阐述深圳规划的优点,但凭自身的经验,我感到深圳规划至少有这些特点;
是多组团的,多中心的规划,而非单中心的布局。每个中心所辐射出相对合理的服务半径,以此控制了城市的尺度。例如罗湖,福田,南山 三大组团,三大中心区分布在带状城市上,它们都拥有办公居住娱乐的混和功能,但又独立而各有特点,(比如,深圳的行政中心在福田中心区,而南山中心区拥有文化体育功能。)
这种组团式多中心的规划有很多优点,因为每个中心都控制了一定规模的范围,并且都有混杂的功能,城市可达性增强。例如居民选择工作后可以就近买房租房,而不会造成过长的单向的交通出行。城市的密集紧凑,功能的混合使得在深圳生活感觉比在北京生活明显方便。


向日葵 [2010-10-30 10:42 PM]

我觉得深圳这个城市也许和作者心目中的理想城市相比——比如欧洲一些美丽的城市,建筑之间的关系和对话不那么明确和紧凑,因而造成“拥挤凌乱的城市中大多建筑是孤零零的跟周围的建筑都说不上话”, 但是在我看来深圳似乎并没那么糟

远的不说 就和我们伟大“首堵”北京来比,深圳这个城市某些地方可爱多了。北京的规划象在绕着一个中心摊煎饼 巨大的城市尺度,宽阔无比的大马路,矮胖胖的建筑体量,使得走在街上的你,经常感到这座现代古城显示出一种难以忍受的空旷乏味。功能不够混和齐全,城市铺得过大,造成出行不便交通拥堵等诸多问题。比如居民需要白天在城中心上班而在郊外居住使得单方向交通出行压力过大。这点很类似美国的城市。但讽刺的是,因建筑限高问题,北京的中心区又不象美国纽约,却保持了很低的容积率,进一步使得中心区不紧凑,进一步降低了可达性。

我不能很专业的阐述深圳规划的优点,但凭自身的经验,我感到深圳规划至少有这些特点;
是多组团的,多中心的规划,而非单中心的布局。每个中心所辐射出相对合理的服务半径,以此控制了城市的尺度。例如罗湖,福田,南山 三大组团,三大中心区分布在带状城市上,它们都拥有办公居住娱乐的混和功能,但又独立而各有特点,(比如,深圳的行政中心在福田中心区,而南山中心区拥有文化体育功能。)
这种组团式多中心的规划有很多优点,因为每个中心都控制了一定规模的范围,并且都有混杂的功能,城市可达性增强。例如居民选择工作后可以就近买房租房,而不会造成过长的单向的交通出行。城市的密集紧凑,功能的混合使得在深圳生活感觉比在北京生活明显方便。


  • 1
发表评论
你没有权限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