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论建03 规则的牺牲品

曾经讲过一个扣面积和偷面积的故事。我的大学老师研究了一辈子住宅平面,基本在53平米做两室一厅的单元房标准里一厘米一厘米地推敲,从来没有质疑过这个面积的合理性。然而时代变化,住宅商品化了。这一炉火纯青的武功顷刻被废,令我辈不胜唏嘘。本以为我们这一代建筑师可以堂然的做真正的设计了,不成想还是被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玩弄于掌股之上。时代造就了一代偷面积大师。各种堂而皇之的偷面积奇招层出不穷,让你不能不叹服咱中国人的想象力和创造力。

不过这真的没有什么好自得的。从反省和比较的角度去看,国人的创造力和想象力好多都不在正道上。大概是因为正道上障碍太多,我们习惯于绕过去的缘故吧。但绕来绕去还是把自己绕进去了。

其实这就是一个转念一想的事。为什么要偷面积呢?对,因为住宅不是论斤卖的,是论平米卖的。有关部门代表城市对这每个售卖的平米一次性收取一个五十到七十年的使用费,称为楼面地价。地价已经成为中国地方城市的最大的财政收入来源。这笔钱由卖房的人交到开发商手上,开发商却也得如数上缴。那么如果开发商能够多花一点建造费造一些规定里不计入地价的面积,就不用交那笔地价。讨好了买主,房子就可以卖得好卖得快。当然这合算的买卖哪能这么便宜就让你做了呢。于是这方在面积计算方式的规定上不断补漏,那厢开发商和建筑师则沆瀣一气地绞尽脑汁频出歪招。一场轰轰烈烈又心照不宣的猫捉老鼠的游戏就这样上演了好多年。结果呢,如果一个楼盘不玩点偷面积的花招,吃到甜头的人民群众还不答应了。建筑师们可就把自己给集体绑架了。想想真是活该。

说来说去,我们都是和规则在较劲。我们的文化思维总是去想办法不守那个规则,而不是共同努力去改变那些不合理的规则。因为有些规则就只是规则,一种可以玩得下去的约定方式。就像足球不许用手碰球,但守门员除外。凭什么呢?不凭什么,这样有意思。乒乓球中国人太强别人玩不下去了,只好修改规则。没啥道理好讲。

所以回到地价这件事情上说,有了地价就有了偷面积。这样就把事情越搞越复杂,变得极其不好玩儿。 可它不是个天经地义的事情。至少据我所知,地球那边的人们就不是这么玩的。他们也交地价,但那是土地的价格。整个物业每年收取一笔不大不小的物业税,不按面积计算,是按照当年的物业的总估价来收的。就是说这房子差个几十个平米可能价钱是一样的。如果这房子涨了一倍,那来年的物业税也得涨一倍。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如果一般老百姓想把房子当金条囤着就不一定靠谱了。所以,那边的地方政府玩的是细水长流,老是紧紧巴巴的。

反正这地不是用之不竭的资源。咱们这游戏很快就会玩不下去了。规则必然会改。我们这代建筑师的偷天神功很快也会变成一个传说的。还是躲不开成为规则的牺牲品的命运。大家还是好自为之吧。


[本日志由 urbanus 于 2011-01-11 02:51 P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地址: http://www.urbanus.com.cn/blog/trackback.asp?tbID=155
Tags:
评论: 0 | 引用: -3 | 查看次数: 5569
发表评论
你没有权限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