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论建04 拔地而起的应当是创造力

八年前我们公司在深圳起步不久,得到一个参与深圳中心区某超高层大厦的方案设计投标和其后的实施。当时深圳超过150米的高楼不是太多,地王大厦是鹤立鸡群,中心区也刚刚起步。我们看到现有的高层写字楼有许多装饰倾向,建筑造型小动作颇多,看上去不够简洁挺拔。我们随即决定做一个规规矩矩的“方盒子”,就像早期现代主义建筑一样的国际风格。深圳需要补这一课。当然实际的设计不是一个机械的死沉沉的方块,也会根据环境采用不同的表面材料。有力和挺拔的姿态正是一个企业总部所需要的形象特征。

然而多年过去,如若你问现在再设计超高层还会这样做吗,我会说,现在的形势应该有所变化。

如果大家去中心区转一转就会发现,这里在大部分的200左右的超高层都是正方形的玻璃直筒。与其它国际大都市相比,简洁有余,品质不足。显然我们也陷入了现代都市发展的形态上的病征,雷同与乏味。

国际著名建筑大师雷姆库哈斯在北京央视大楼的设计竞赛文本中着力批判了这一普遍的现代都市症候。他设计的CCTV大楼就是力图改变人们对无限垂直向上的高层建筑的追求。他掷地有声的一个论断非常形象地表达了这一思想:无数高楼拔地而起,设计的创造力轰然倒下!于是就有了他主持的OMA设计的深交所大厦那巨大的悬空挑出的裙房。不管你喜欢不喜欢,这个设计的确是非常独有的,比起周围其它的高楼,它取得了绝对的话语权。

从历史的角度,人类追求建筑的高度可能和与上天接近的期望有关。所以西方长期以来以建造教堂为制高点成为城市特征。在商业成为新的宗教的现代世界,超高层商业办公楼成为制高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现代建筑在上个世纪不断突破高度的极限,几十年前建造一座200米的大楼是件很难的事情,而今建筑技术的发展已经使人类有能力建造千米的建筑。200米的建筑已经不存在技术难题了。深圳更会在几年内出现几座300米到600米的摩天大楼。这时候,我们不会再满足于简单实用型的直筒楼,因为创造是人类生存与发展的本能和需求。每个时代都在呼唤属于自己的文化,艺术与设计。成为设计之都的深圳,非常需要展现自己独有的创造力。与高楼一同拔地而起的应当也是城市的创造力。


[本日志由 urbanus 于 2011-01-11 02:50 P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地址: http://www.urbanus.com.cn/blog/trackback.asp?tbID=156
Tags:
评论: 0 | 引用: -4 | 查看次数: 5555
发表评论
你没有权限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