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论建11 仁者见仁 愚者见愚

在建筑设计这个行当从业多年,各色人等酸甜苦辣个中滋味多有体尝。客户拿钱盖房,选择建筑师做设计,交给承包商建造。建筑设计从根本上就是一个服务行业这是不用怀疑的。当你被选择的时候,甲方对这个设计成为什么样子的往往是掌握着话事权,把个人意志强加给设计师是很容易的事情。尽管在西方,建筑师是一个比较受社会尊重的职业,建筑师与医生和律师同称为三大自由职业者。 然而他们却经常以妓女自嘲,反映出对于自己职业身份的焦虑。

建造宏伟建筑从来就是人类活动的重要部分。建造显然是流动在每个人身体里的欲望。我遇到的甲方领导不少人尽管设计经验近乎为零但对设计的热情丝毫不少。许多人喜欢像点菜一样给建筑师支招,令人难于招架。当然不幸遇到我这样的巧言善辩之人与之纠缠争论,或称探讨说服,很多人会感到不爽。最有趣的一次是一个甲方被说得无话可讲,情急之下便说,我掏了那么多的银子,我怎么就不能做点我想做的东西呢!比较狡猾的甲方往往会用见仁见智这种话来搪塞一番。

建筑设计是一个相当特殊的行当。它的专业性很强,是少数需要职业认证的行当。因为建筑师所需专业知识和技能相当繁杂,不经过若干年的专业教育和熏陶是很难从业的。现实生活中只有极少数天才式的人物成为建筑大师而没有专业教育背景。这就造成了一个难题,你即便是再有想法再有钱,想盖房子还是得找建筑师,农民自建除外。

很多人不忿的是,如果一个人请医生看病,他断断不敢给医生支招如何开药方,基本处于被宰割的状态,最多也只能搞秋后算帐。因为人命关天。建筑设计却在每个进行阶段都有可能被干涉。这其实是与建筑设计本身的特性决定的。设计的最终呈现方式是视觉的。比如设计方案多以效果图表达。形象的部分与艺术经验和生活品味息息相关,不由人不做出反应判断。然而建筑是一个相当复杂的系统。其工程的一面往往被隐在后面。建筑师的责任是全面平衡各个方面的矛盾并做出综合判断,选择一个对项目最有利的解决方法。风格可能是突出的因素,但统一整体则是好的建筑的基本标准。见仁见智没有错,因为这是在一个正确的基础上说事;怕的是明显不明智的决策,不高的品味和混乱的标准会造成愚者见愚的结果。这一点是我们专业人士需要努力坚持帮助甲方避免的。




评论: 0 | 引用: -15 | 查看次数: 4770
发表评论
你没有权限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