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论建 13 过了,太过了

最近碰到几件令人郁闷的事情,列举两个。在北方地区参与的一个住宅区规划设计,原本沟通好以现代风格为主,在经过两轮方案之后,业主突然变脸要求回到“欧陆风格”。我们几位建筑师陷入进退维谷的境地。另一个是在网上传出在淮南市筹建的体育中心,几个场馆在以极其具象的五大球的形象建造。尤其是那个“乒乓球大厦”,整个大楼是一个竖起来的乒乓球拍,窗户变成一个个胶粒,旁边还不忘摆着一个比例恰当的乒乓球!比例精准无比。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据称整个项目是在一位知名的体育建筑前辈大师的名义主持进行的。

太过了!我做为建筑设计师只有悲从中来这一个反应。我不得不出声抗议这种具象建筑的可怕倾向。如果我们的领导和市民都被这样的迪斯尼式的”创新“所迷惑,就像欧陆风情一样使其成为流行,我们城市的未来就要悲了。

往往我们做设计师的不愿意公开评论他人作品,因为建筑尤其从形象角度讲并没有绝对的标准。但无论如何也是有一些社会和专业所奉行的基本原则。这些原则的形成和规范作用许多是靠建筑评论来向社会和专业人士实现的。
 
建筑批评在中国一直不是很普及,处于营养不良状态,整体水准也不够高。专业人士与大众的沟通也缺乏渠道。偏偏建筑又是一个日常接触,无法躲避的事情,加之现今的各级决策者热衷于将城市建设做为彰显政绩的重要手段,使得建筑设计进入公众关注的视野。建筑形象为抓眼球便怪招频出。然而我们这个社会还处在文化重建的过程中,专科化的教育结构使得知识分子层面都普遍缺乏建筑艺术知识和品味。导致的社会现实是像央视大楼这样的前卫和锋芒的作品遭到公众普遍曲解,而那些真正的古怪丑陋的设计却无人质疑。

发达国家社会重视文化建设,民众也普遍注重文化艺术修养。建筑是艺术的三大门类之一,很多人都具备较高的知识和欣赏水准。大众媒体也有高水准的建筑评论。比如《纽约时报》的周日版就有建筑版,由知名建筑评论家担纲主笔,产生巨大影响力。美国著名建筑杂志《建筑师》曾经开辟一个栏目叫做“Outrageous”,意为“忍无可忍”,或者说“太过了!”。栏目刊登一些专业人士对一些丑陋的或不合理的建筑现象提出的抗议。这是一种批评机制。这多少会对那些或胆大妄为或唯利是图的同行们有一些威慑力,产生一些耻辱感,并防止晚节不保的悲剧出现。

这便是我愿意在大众媒体上写科普性建筑评论文章的本意,也鼓励同行们加入评论行列。



评论: 1 | 引用: -25 | 查看次数: 6444
  • 1
向日葵 [2012-01-21 04:52 PM]
你说得很好, 但这真的很普遍,(比如那个要在重庆江边建造的"人人" 建筑就能把人气死,有人一定觉得很美). 似乎中国从自古的美学教育中就没有抽象概念的教育. 我觉得这不光是建筑师做的事情,从孩子的美学教育就得抓起. 还有,精英事务所除了关注那些偏远的少有人及的地方的建筑(比如鄂尔多斯的建筑集群),除了做国家级的大建筑--这些容易让他们出名的建筑, 更该关注占99%比例的大众日常所及的世俗建筑.是这些真能改变普通民众的生活. 都市实践还做住宅呢这就很好啊!
  • 1
发表评论
你没有权限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