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拾见04-关注城市公共空间(一)

  近来与“公共”有关的学术讨论多了起来,这是让人十分高兴的事。近代中国革命把中国从纯私有的社会带入了几乎完全否定私有的社会,而几十年后私有财产又被法律所保护了,私有的观念也空前地膨胀了起来。随着政治的主旋律螺旋上升到和谐社会的高度,“公共”观念又成为一个更多的讨论话题。“公共艺术”、“公共资源”和“公共空间”之类的名词变得越来越受关注了。

  从笔者学习交流形成的概念来讲,中国社会从历史上对“公共”的观念都是相当薄弱的。汉字的“公”,上面是”,表示相背,下面是”(“的本字)。合起来表示与私相背。从这里就可以说“公”的概念是相对于私而比较模糊的。而过去的意识形态的灌输使民众倾向于将公共与国家概念混同一起而忽视了其社会性和民众性的根本特质。说起公共空间,我们最容易联想到以天安门广场为代表的城市中心广场。我们看到近年来全国出现了各个城市无论大小,政府广场却越修越大的现象。我们暂且不说它是一种中央集权政治式微的“礼崩乐坏”的表象,单是那种非人的尺度就无法评价为积极的公共空间。集会和仪式只是城市生活的事件性的部分,城市日常生活所产生的大众生活是无法在这里实现的。

  城市公共空间的最基本特征应该是城市民众在所有时间都可以自由出入和使用,而且使用者的主体应当是所有的城市民众。举个例子:我去过美国的旧金山市,走过它有名的市场大道。我发现了一个明显的现象,街道旁边的许多公共空间和设施都被许多无家可归者占据着,而旁边也有普通的市民相安无事地活动着。我的朋友解释说,旧金山曾经对无家可归者占用城市公共空间的议题有过讨论。结论是这些无家可归者们有权使用这些公共空间。我无法想象这种事情如果发生在我们社会主义的深圳,从政府到市民是否会如此宽容。再举个近点的例子:你如果在周日去香港中环商务区,你会发现所有地方都被菲佣所占据。在福斯特设计的著名的香港汇丰银行总部大厦,其首层完全架空与城市相连形成公共空间。此处更成为菲佣最大的聚集场所。这两个例子说明了两个观点:一,城市的精神应当是包容的,城市是为所有人的城市,城市公共空间也是为市民的日常生活服务的;二,公共空间不仅是为富人和中产阶级所用,而且应当特别为城市平民服务。我们的城市公共空间就应当遵照这个原则去设计。





[本日志由 urbanus 于 2009-02-06 06:52 P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地址: http://www.urbanus.com.cn/blog/trackback.asp?tbID=78
Tags:
评论: 0 | 引用: -22 | 查看次数: 6759
发表评论
你没有权限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