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拾见06-抽象形式的认知焦虑

央视新楼配楼内部施工未完便遭遇火灾,使得这个颇引人注意的项目再次成为公众关注焦点。痛惜之余,也勾起了我思忖良久的一个问题:在以往几年里北京兴建的标志性建筑里,“鸟巢”、“水立方”,甚至国家大剧院的“巨蛋”都得到了公众的普遍认可,而CCTV大楼却相对而言评价偏低,甚至其昵称也不甚文雅。这个事情发展到连央视自己都不得不进行公开征集雅号以期提升建筑形象的地步,十分有趣。

这让我联想起一个故事。同事去桂林乘船游漓江,旅行团的导游开始声情并茂地讲解风景传说故事,“大家看看左边这座山像什么呢?哎,它叫元宝山,大家看看像不像个大元宝啊?”,“哦…”游客们纷纷点头。”“大家再看看这边,这叫九马画山,相传古时候大家数数找得到几匹马啊”。于是游客们便兴致勃勃地数起来,数够了就兴奋异常地叫起来。再过一会,导游一挥手道:“啊,下一段就没什么好的风景了,大家可以随便活动好了”。岂有此理!几十里漓江可以说是处处是景,不同的季节,时间里的光线颜色的变化,水的缓急,倒影,植被岩石的肌理,山形轮廓的层次,这些如诗如画的景色,怎么没说头就没什么可看可欣赏的了呢?

反思一下,是不是跟我们的象形文字的文化有关系,国人好像不习惯欣赏抽象形式了呢?不论什么东西都喜欢联想成一个猴马牛鸡之类的东西,似乎认知为一种熟悉的物件才会安心。从传统的诗歌到日常生活,这种比喻和寓意无处不在。然而在传统艺术中其实也不乏抽象元素,传统中国书画自不必言,就像古典家具镶嵌的大理石屏的纹理图形都极具抽象意味。还有苏州古典园林中的假山叠石就更讲究抽象的意象形式了。狮子林的叠石因为过多模仿狮子的具象形式反而不被列为上品。所以我们对自然和艺术形式的欣赏,应当有意识地摆脱“像什么”的层面,而去体验对象质感、纹理、光影、颜色和形状等等更抽象的特质。

CCTV新楼从设计的角度完全不亚于鸟巢和水立方,更不用说国家大剧院了。其顶部一百米的悬挑前无古人,里面的网状分格完全反映了结构承重的状态,表达的是一种本质的美,也表达了人类挑战自我极限的进取精神。也许是因为它的形态过于抽象,使大众产生形式认知焦虑。随着公众对抽象事物认知的提升,这个建筑会被广泛接受和引为自豪的。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地址: http://www.urbanus.com.cn/blog/trackback.asp?tbID=80
Tags:
评论: 0 | 引用: -16 | 查看次数: 4479
发表评论
你没有权限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