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拾见11-经典是这样练成的

在当代建筑史上,能够与毕尔巴鄂古根海姆美术馆这样达到雅俗共赏和城市地标的建筑当属著名的悉尼歌剧院。如今没有人会质疑悉尼歌剧院的建筑魅力以及它对于悉尼乃至澳大利亚国家形象的提升作用。2007年,悉尼歌剧院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成为20世纪世界上最经典的建筑之一。

20081129,悉尼歌剧院的设计者,90岁高龄的丹麦建筑师约恩·伍重Joern Utzon)在丹麦去世。澳洲人降半旗来纪念他。然而伍重当年在澳洲为歌剧院项目工作了7年,最终与政府建设方闹翻离开之后却再也没有回到过这块大陆,其中的情愫耐人寻味。

 

悉尼歌剧院历时13年建成,建设过程充满了曲折。工程费用超过预算几倍,几乎沦为烂尾,几度成为政治力量角力的焦点,起初其造型也不是人人叫好。它成了悉尼人的一块心病。问题的关键是出在那8个壳体结构上。原来设计时想得简单,两块薄壳合在一起就能立起来。然而事实却没有那么简单。1950年代没有电脑辅助设计的条件,结构计算和三维软件都没有出现的时候,这样的设计是相当复杂的。设计师们最后发现按照设计的曲率是无法用壳体方式实现的。最后的选择是用单根的肋支撑然后用再用钢骨连起来形成壳面。就像扇子一样的方式。吞噬了无数的追加投资之后,悉尼歌剧院这支“澳洲之花”在1973年终于绽放。30多年来它给澳洲带来的无形价值,旅游名胜带来的回报证明了这笔钱砸得值。

 

其实更有戏剧性的故事还发生在更早。1956年悉尼作为州府决定建设一座歌剧院,开始向全世界征集设计方案。评委之一是当时如日中天的建筑名师小沙里宁。当他来到评审会的时候,面对的是一批从三百多件提案中初选出来的方案。评委们评来评去,找不到一个满意的方案。无奈中小沙里宁回到被淘汰的方案里去翻看。忽然他被一个方案所吸引,推荐到评审会,结果这个伍重的提案被选为中标方案。

 

伍重的方案表达得非常草率,只有几张草图。连张像样的透视图都没有。这个纯属废标的东西却被小沙里宁“违规操作”回来最终成为经典,被传为佳话。

 

最近我参加了几次设计评审,看到我们的组织方以公正的名义设置好多莫名其妙的门槛和规定,曾经以一个标书上的与方案毫无关系的小节问题要求作为废标处理。这种情形使我十分担忧。设计投标与工程投标不同,唯一的目的是要评选好的设计,应该让建筑师把精力集中在设计的研究上。同时重要的竞赛要选择好的评审委员。深圳冠着设计之都的名号,攥着大把的银子,可如果没有一个好的选择机制,我们离创造建筑遗产恐怕还要等很多年。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地址: http://www.urbanus.com.cn/blog/trackback.asp?tbID=86
Tags:
评论: 0 | 引用: -27 | 查看次数: 4526
发表评论
你没有权限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