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拾见12  我的建筑师


2004年美国的建筑师的世界里出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骚动。年初的奥斯卡奖最佳纪录片奖的提名中出现了一部名为我的建筑师的影片。影片的编导和片中采访人以私生子的身份追寻建筑师父亲的生命轨迹。而主人公就是现代建筑史上的巨匠路易·(Louis Kahn)

康是我们这些80年代接受建筑教育的人最先熟悉的建筑大师之一。然而那时我们学习的已经是他的遗作。1974317,负债累累心力交瘁的康刚刚从印度回来,倒在纽约的宾夕法尼亚车站的洗手间里。人们在他身上却找不到任何身份证明。在公立医院的停尸房里静静地躺了数日的康,终于被一位在医院做义工的建筑师认出。当时的报纸仅仅登出了一小条新闻。

康的地位十分特殊。我们经常把他作为现代建筑中承上启下的人物。他的作品与当时的晚期现代主义追求华丽的倾向不同,将现代主义的设计原则与古典主义的精神结合,追求一种建筑中永恒的精神价值。他最出名的代表作有加州萨克学院和耶鲁大学英国文化中心。在他的建筑中能够体验到一种静谧的伫立和默默地诉说的氛围。当人对时间的意识被空间消解掉,永恒感就出现了。康有一本作品集名为《沉默与光》,很贴切地表达了康的设计的精髓。康的典型语汇包括纯粹的几何图形,最原始的材料清水混凝土和木材,还有光。这些在他最后一个项目,孟加拉的达卡国家议会中心中有着完全的表达。

我自己最喜欢的作品是康晚期的金贝尔博物馆,位于美国德州沃思堡。一排安静的拱廊排列在一起,最后一排成为开敞的廊。建筑中央有几个院子。建筑的整体风格在简朴谦虚之中透显出高贵的气质。室内展厅中最出彩的就是将日光从拱顶折射到两侧的拱型天花上,使得普通的清水混凝土产生银光一样的质感,感觉就像置身于藏宝库之中。

康的建筑生涯充满了坎坷,50多岁才崭露头角,属于大器晚成。而成名之后的康本能够更自由地追求建筑理想,却因个人性格倔犟和不善沟通,加之不惜工本的设计投入使得事务所的经营陷入困境。他就是在独自往来达卡的路途中出事的。这种殉道式的个人悲剧反映了一个时代的状态。康去世的那一年正是洛杉矶奥运会举行的时间。资本突然找到了将体育娱乐艺术转换成巨大价值的方法。明星效应使名人的价值飙升,建筑大师们的日子也好过多了。如今我们看到的是乘私人飞机出行的福斯特(香港和北京新航站楼的设计者)和做中国项目后买了纽约豪宅的霍尔。

我的一位同学从美国打电话过来,让我一定去看这个纪录片《我的建筑师 My Architect: A Son's Journey。他说看这个片子时候他泪流满面。

 

 




[本日志由 urbanus 于 2009-04-04 04:59 P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地址: http://www.urbanus.com.cn/blog/trackback.asp?tbID=87
Tags:
评论: 0 | 引用: -9 | 查看次数: 5509
发表评论
你没有权限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