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拾见13 慢

这是我周末的行程记录:

周五下午12:00出发赶1:30的班机4:30到达北京,6:00参加一位师兄的个展开幕式,8:30晚餐,10:30朋友聚会到午夜。周六10:00某地产公司办公室项目会;12:30外出午餐;4:00北京公司办公室高层会议至午夜;周日10:00银行,11:00见父母家人午餐,3:00建筑研讨会,6:30去机场,8:00起飞,11:00回到深圳。

太平常了。深圳人多数都是这样生活的。比这更紧张安排的大有人在。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快节奏的时代。我们引以为自豪的深圳速度让我们个个都像上了发条一样。速度是技术革命送给人的礼物。米兰·昆德拉在他的小说《慢》中将这个现象给了一个很好的阐述。他试图说明现代人不能享受快乐的主因就是太快。照此说来,我们深圳人的快乐指数是很成问题的。

我们所处的时代城市化的速度是爆炸式的,建设量是巨大的,建筑设计自然要求也快。这造成了我们建筑师的无尽痛苦,很多人的激情精力和才华都被这个快速给提前透支了。其导致的设计的平庸或者夸张直接反映到城市面貌的平庸和癫狂。

多年前我读过美国建筑师托德·威廉姆斯和比莉·钱(Tod Williams & Billie Tsien)写的一篇关于其设计思想的文章叫做《缓慢》,是直接受到昆德拉的影响。他们坚持“建筑是工作和生活的结合”的设计理念,强调在设计的各个阶段中缓慢的意义。哪怕是画棵配景树时都需要去想为什么画,怎么画。可想而知,这对夫妻档的作品数量是有限的。不过我参观过其作品,设计确实很到位。

无独有偶,我那位开个展的师兄齐欣也是一位享受生活和缓慢设计的建筑师。没有问过他是受到昆德拉的影响还是他的法国背景与昆德拉的法国生活相似才有相同的态度。我对这样的人充满敬意。去北京时造访齐欣,总会看到他坐在电脑前画图。从制图到做效果图都自己干,我一次惊异地发现他连室内家具都自己排。他自己讲是想办法从设计的过程中寻找快乐。所以他的设计都是轻松的甚至是幽默的。从另一个角度上说,齐氏设计的含金量是很高的,谁找他做设计就一个字:值。这个市场上,你能找到几个50岁以上的建筑名师亲自做设计带制图的呢?当然这法国面包坊式的做法是不能形成规模的。好的建筑师还是需要社会环境的宽待和培育。

有人说,当代社会里爱情是最大的奢侈品。其实缓慢的生活和工作方式更是一种奢侈,只有这样的奢侈才会持久地产生真正的建筑文化。




[本日志由 urbanus 于 2009-04-10 09:21 P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地址: http://www.urbanus.com.cn/blog/trackback.asp?tbID=88
Tags:
评论: 0 | 引用: -17 | 查看次数: 4055
发表评论
你没有权限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