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拾见17 亚洲城市忧读之一

五一期间从曼谷参加泰国建筑师年会的国际论坛活动刚刚回来。趁着记忆的鲜活劲儿,记录一下我最深的感受。

我一直有一个猜断,即全球化和城市化给亚洲的所有第三世界国家的大型城市带来的机会和问题是有普遍性的。这次应泰国建筑师学会邀请讲演,在确定讲演内容的时候,我便产生一个想法,即将来有机会去每个国外城市,特别是上述城市的时候都安排一个一天的时间,以一个完全陌生人的眼睛对这个城市进行快速阅读。可能会发现一些有趣的现象和问题。于是我便安排提前两天到达曼谷进行我的第一次快餐式城市阅读。

到达的当天晚上我开始进行路径研究。当然最好的手段就是在谷歌地球(Google earth)上做功课了。热情好客的泰国同行给我安排了曼谷商业中心区的豪华酒店。我发现这个建筑在谷歌地球上刚刚出地面不久。我才依稀辨出,这个地区就是我四年前第一次来曼谷时活动的区域。我可以清晰地记得我当时从酒店的窗户中看到这个酒店商业群的建设。而我无论如何都无法判断出我原来住过的酒店是哪一个了。

然而一个建筑群的出现并不能足以让我对曼谷城市出现再次完全陌生的状态。我发现了一条巨无霸式的多层城市高架轻轨横架在了我曾经感觉相当宽敞的马路上。整个城市景象随之彻底改变了。人们都说如果两年不来深圳就会不认识这个城市了,在曼谷我也目睹了它和深圳一样的戏剧性改变,出现和广州一样的城市景象。在长期高度拥堵的交通压力下,城市不得不采取高架交通的解决方式。这剂猛药能有多长时效,有待时间考察。

从谷歌上又发现了另外一个特别的现象。除了我所在的CBD区外,大部分的城市肌理都是与我们的城中村和北京老胡同的建筑群尺度相近。而且是全部覆盖式的,没有任何形式的开放空间或公园绿地掺杂其中,呈现出城市无序发散现象的典型特征。

第二天,我出门包了一辆当地称为“突突车”的三轮摩的一头扎进小街巷的丛林里。我的判断得到了印证,看到了熟悉的景象:深圳的城中村的模式,北京胡同,上海里弄的尺度都在此重现。小型街道的尺度,底层商业,普通人安静悠闲的生活状态与我住的CBD区域有着巨大的反差。同时这种铺天盖地的建筑方法却使得街道成为唯一的公共交往空间。极度的单一性最终会严重限制城市活力的持续产生。这种基本的城市模式一方面反映了城市生长的一种本源性的基因,另一方面比对出人类在自身能力的不同状态下对城市发展无意识的自我强暴行为的程度。这一切都太值得我们认真反思了。

我们的亚洲城市走向现代文明的忧思有没有?是什么?





[本日志由 urbanus 于 2009-06-04 12:28 A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地址: http://www.urbanus.com.cn/blog/trackback.asp?tbID=92
Tags:
评论: 0 | 引用: -25 | 查看次数: 4243
发表评论
你没有权限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