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拾见21 - 建筑,权力和越制

端午节去广州美术馆看第三届广州国际摄影双年展。入口大厅的一个作品是满墙的《人民画报》的封面,有几百幅吧,很有历史感。还有五十个汶川人的震后自拍的影像,来自柬埔寨监狱死囚的肖像都颇为震撼。被忽视的摄影家庄学本的几十年摄影作品特展让人感动。

摄影在记录城市和生活方面确实有巨大的作用。在当代,数码影像的产生数量应该是以亿为基数的。此届摄影双年展中许多作品以记录的方式进行了批判式的艺术表达。在二楼有一组杨铁军的作品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作品有九幅,所拍摄的都是美国华盛顿首府国会大厦的侏儒版的中国地方政府办公楼。我觉得有必要费些字符把它们罗列在此。它们分别是:萍乡市安源区政府、温岭市玉环县法院、九江市法院、娄底市政府、阜阳颖泉区政府、南京雨花区政府、厦门同安区政府、上海闵行区法院、重庆市法院。其实,在美术馆附近就有一个实物样板--番禺的丽江明珠,不过它是个娱乐性建筑而已。相信同样的政府建筑在祖国大地上是以数十倍计的。当这些妄自尊大的权力之所被以影像的形式罗列在一起的时候,你会发现有一种讽刺喜剧式的效果,先是忍俊不住,而后又哭笑不得。当然比起重庆黄金镇天安门式办公楼的土皇帝品味,这没准还算进步了些,然而这种对权力欲望的愚昧表达和崇洋媚外心态的怪胎式结合,的确成就了当代中国一道特别的西洋景。

其实我们根本不用从古典建筑的设计原理角度去评论这几个伪劣仿冒建筑的比例如何不对,尺度如何不好,设计元素运用上如何张冠李戴。因为无论如何只是好一点的赝品和拙劣的赝品之别,其根本就是坏的。这种对内威严专横对外尽显殖民地心态的“欧陆风情”形象应当受到社会的共同抵制。

具有讽刺意味的事实是这种文化和社会意识混乱的状态却是一种社会文明进步时代的副产品。在封建专制制度下的城市实际上是非常讲究等级和统一的。中轴线,大广场多是为宣示宗教王权的尊严而设立的。在清王朝之前的中国,盖房子是要遵守礼制的。比如只有皇家有关的重要建筑物才允许用黄琉璃瓦屋顶;最高级别的屋顶形式是四面坡的庑殿式,不可以随便使用。建筑的开间皇室最高级别是九开间,大臣按级别只能建七开间或五开间的房子,等等,如有违反就是“越制”,是要被杀头的。

如今文明进步了,平等与自由的社会趋势越来越占主导地位,各种各样的“礼崩乐坏”的现象都出现了。这些“越制”的地方政府建筑无人限制,更不用说越来越多的在面积上超过天安门广场的大广场了。作为现代建筑师,我无意维护礼制建筑原则。但相对于人类几千年积累下来的设计原则,对合宜的空间尺度的认知和把握还是应当予以充分重视的。

我站在作品前仔细端详的当口,背后突然出现一个人的鼓噪声。回头一看,是一位疑似摄影师的男人在跟同伴大骂设计这些办公楼的建筑师们是一群白痴,抄袭者。这使我心里颇不是滋味。平心而论,建筑师在这里可能起到的作用是很有限的。充当帮凶和走狗的机会比较大。在可以为所欲为的今天,适当地控制自我膨胀的欲望,跟上时代的步伐,是现代中国人的一个重要课题。

《深圳商报》C5版“文化广场-万象”专栏 2009.6.4



[本日志由 urbanus 于 2009-06-04 12:29 A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地址: http://www.urbanus.com.cn/blog/trackback.asp?tbID=96
Tags:
评论: 0 | 引用: -23 | 查看次数: 4589
发表评论
你没有权限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