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拾见23 现代主义建筑的东渐轨迹

以前我们学习历史,总是强调所谓的宏观趋势和历史必然,这个没错。我的体验是其实历史的轨迹也同时是被许许多多偶然因素所改变的。现代主义建筑向东方传播之路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从大的历史背景上看,现代建筑运动起源于工业革命的欧洲继而向全世界传播。这个运动的旗手就是勒·柯布西耶。他出版的《走向新建筑》在建筑领域有如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类似的作用。在20世纪初的世界,这个运动并非占主导地位。在苏联的未来主义建筑思潮被斯大林压制下去后,现代主义的桥头堡就数包豪斯学校和勒·柯布西耶的事务所了。这里吸引了全世界的许多青年前来学习。比如巴西的尼迈耶就从柯布那里得了真传,回到巴西开垦了一片南美现代建筑的沃土。

二战前的日本在经济文化和军事上拼命学习西方,也派遣留学生学习最先进的西方技术和文化。1928年刚从东京帝国大学毕业的前川国男就奔赴巴黎,申请加入柯布的事务所。据说当时柯布瞧不上日本人,拒绝了他。前川不气馁,通过他当外交官的舅舅不知走了什么后门终于让他进了柯布门下。就是这个机遇给日本开启了通向现代建筑之门。短短的一年时间使前川国男成为柯布的忠实追随者。回到日本后前川很快成为现代建筑的主要倡导者。他后来协助柯布实现了在日本的重要作品-国立西洋美术馆。经过几十年几代人的努力,终于使日本建筑站到了国际建筑设计界的最前列。在这批日本建筑巨匠里可以清晰地看到源自柯布的谱系:丹下健三出自前川事务所;矶崎新、稹文彦、黑川纪章则出自丹下门下,后面更多的像安藤忠雄、伊东丰雄及妹岛和世等当代名师都受到深刻影响。

20世纪初的中国却是一个内忧外患的时刻。那一批留学生多是去建筑上相对保守的美国。结果最早在国内成名的建筑师吕彦直设计了南京中山陵,一个东西古典合璧的建筑精品。其他人如童寯、梁思成、杨廷宝等人也都走在同一条路上。当然这个状态显然与中国知识阶层渴望重拾民族自信的心态相契合。虽然有一些欧洲回来的建筑学子做了一些现代建筑的努力,最终却未成气候。

几乎跨越大半个世纪后,中国在现代建筑之路上才重新起步。尽管近年来中国现代建筑已经开始引起世界的注意,我们仍然需要几代人的时间让中国的现代建筑走到世界的前列。如果我们能够充分利用如今大量的建设的机会去促进现代建筑的进步,我们走的可能会快些吧。

《深圳商报》C6版“文化广场-万象”专栏 2009.6.18




[本日志由 urbanus 于 2009-06-24 02:23 P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地址: http://www.urbanus.com.cn/blog/trackback.asp?tbID=99
Tags:
评论: 0 | 引用: -52 | 查看次数: 4858
发表评论
你没有权限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