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实践动态|News |
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NAi China Program

9月初参加荷兰建筑中心组织的荷兰住宅考察研讨组的活动,协同组织者movingcities网站有一个非常完整的记录,有兴趣者可以去看看。

[url=http://movingciti...

查看更多...

分类:实践动态|News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11 | 查看次数: 4275
都市实践开始十周年系列庆典活动/ Urabus Starts its 10th Anniversary celebration Series
分类:实践动态|News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17 | 查看次数: 4354

双都会擦亮 “深圳眼”

双都会擦亮 “深圳眼”

——对OMA+URBANUS深圳中心区城标

规划设计竞赛获胜方案的解读(二之一)

金敏华

 

 

  奥雷•舍人

  奥雷•舍人是大都会建筑事务所(OMA)的合伙人,同时担任北京和鹿特丹办公室的总监。他目前在中央电视台和电视文化中心项目中,担任OMA设计和施工的主管合伙人。

  奥雷•舍人于1995年加入OMA,2002年成为合伙人。在此之前,他先后在德国的多家建筑事务所、纽约的2x4平面设计事务所以及自己在英国的工作室工作,并完成了一系列项目。他多次参与各种艺术项目和展览,包括伦敦和曼谷的“移动的城市”展览、首尔的媒体城市展和鹿特丹电影节等,同时,他也经常写作与演讲。在瑞士洛桑大学和德国卡尔斯鲁厄大学完成学业后,奥雷•舍人赴伦敦建筑协会学院(AA)深造,并获得了英国皇家建筑协会银奖。

  时近七点,初夏深圳的黄昏在夕阳下显得温煦而适意。

  掌管北京办事处的OMA(荷兰大都会建筑事务所)合伙人奥雷•舍人依然留在深圳市规划局二楼放满中心区水晶岛规划设计国际竞赛模型的展厅。38岁的建筑界才子颀长的身影落在3号方案模型前,带着几份沉思。

  两天前,3号方案以全票优势从31个国际对手手中,取得了包括水晶岛地下空间连接详细方案、地上标志物概念设计、市民中心广场改进规划在内的三项第一。这个OMA与都市实践合作的作品立刻引起了业内的震动和市民的广泛关注。

  奥雷终于离开了3号方案,他转身问记者谁是第二。听说“马达斯班”拿了地下空间的第二,他很有兴趣地看将起来。接下来奥雷浏览了拿下地上标志物和广场改进两个第二的深圳城规院与筑博联合体方案;以及分别获得地下、地上和广场改进第三的奥雅纳(Arup)深圳、美国Rafael Vinoly 建筑事务所以及奥地利Rainer Pirker -rpaX建筑事务所的方案。他转身走到别的参赛方案模型前,“这是一件不错的T恤衫的设计。”放松下来的奥雷调侃着准备离去。听到记者说有件参赛作品看上去有几分汤姆•梅恩的风格,他甚至“呵呵”笑了起来。2005年普里茨克奖得主梅恩正是本次国际竞赛的评委会主席。

  在依然敞亮的天色下,奥雷匆匆走出规划局大门。“我挺喜欢这栋楼的。”他告诉一旁的记者。“当然知道它是都市实践设计的”,奥雷扭头边回答记者的问题,边用欣赏的眼光再次打量了一眼建筑物。“很多城市规划局的办公楼不可能设计成这样子。” 

 

 OMA官方新闻稿指出,获奖方案由奥雷•舍人领衔设计。但强调这一项目由奥雷•舍人、雷姆•库哈斯和都市实践合伙人孟岩共同主持,包括一个由OMA协理姚东梅和雷•霭兰带领的团队。

OMA是2000年普里茨克奖得主库哈斯在1975年创建的,总部在鹿特丹,在纽约和北京设有办事处。库哈斯因领衔CCTV新总部大楼设计而在中国声名大噪;而奥雷•舍人是OMA6个合伙人之一,也是OMA迄今为止最大的项目CCTV新楼的设计和施工总负责人。深圳本土的都市实践URBANUS此番被OMA选择作为合作伙伴的原因,用奥雷的话说,就是“一方面因为各种原因,很早就知道它是中国最强的建筑事务所之一;另一方面,在审美和品位上双方有相通之处。”都市实践在此之前已被库哈斯邀请加入了香港西九龙的设计顾问团队。

  OMA中“M”的意思是“大都会”,URBANUS源于拉丁文的“都市”。两个致力于超越传统角色,力图为建筑和城市面临的新问题提供解法的建筑事务所,在这一次交融碰撞中,就这样创造了一个独特的城市奇观

  理念

  如果说CCTV新楼意在终结摩天楼一味追求新高度的时代,而有心开启一个追求摩天楼新形态,甚至将摩天楼与城市生活结合的时代的话,那么OMA+URBANUS联合体在深圳中心区所做的规划设计背后又有着怎样的设计理念或者哲学?

  针对记者的问题,奥雷稍作思考回答道:CCTV项目背后的真正理念是“城市的生活”。正是为了把创意生活安排到高层建筑上去,才把它们连在一起,而不是为了盖得更高、更大。深圳中心区项目,“很重要的一点,我们是把它作为一个城市平民的公共空间项目来思考和作出回答的。希望通过各个方面的元素表达某种态度,即城市公共空间应该与市民公共生活结合。”

  他进一步阐述说,城市是为人而存在的,考虑人的需求是建筑师的职业使命之一。人喜欢、享受这个空间才是最重要的。“我工作的出发点从来不会是某个地块名家云集。首先是城市环境和城市文脉,设计关注的是建筑与城市的人文融合,要让它成为城市的发动机。

 

  很巧,在做深圳水晶岛项目的同时,OMA也被选中参与香港西九龙文化区未来的规划设计(URBANUS在此项目上也是OMA的合作伙伴之一)。

  “通过轨道连接,将来从一座城市的中心到另一座城市的中心只需要15分钟。深港双城关系如此令人神往的未来,加上巧合地在水晶岛、西九龙以及深交所项目上同时介入,给了我们统筹考虑两个城市重要地点规划设计的机缘,以及如何去整合这两个城市重要资源的机会”,奥雷解释道:“因此水晶岛项目绝不仅仅是城市新中心、城市坐标原点或者是为市民中心广场设计一个地标而已,必须从包括珠三角以及香港这样一个更宏观的视野考虑相互之间的互动和呼应关系。”

 

  “考虑到深圳作为世界上最年轻、发展最快的以制造业为基础的城市,未来发展应以创意产业作为城市转型升级的战略工具。去年底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深圳‘设计之都’称号无疑是城市新的定位、目标和挑战,它把深圳放在全球创意城市网络之中,同时进一步体现了深圳对未来的展望和雄心。市民中心广场20公顷地面,正有一种成为城市创意设计中心的潜力。”奥雷将话题引向核心,“我们要考虑的,就是如何通过构建活动空间及综合性设施,使得这里能够成为集中现有城市设计资源,更好地进行展示、碰撞与交流的创意基地,成为城市创意产业发展更好的出发点之一。”

  这样的一个“出发点”将使市民中心广场将来有更多充满文化含量的活动,成为城市中心富有活力的广场。这也是OMA+URBANUS联合体方案对地面广场景观设计、地下连接以及地上标志物三个问题的回答。“城市除了硬件之外,还需要精神文化内涵。城市中央的这个创意空间是作为‘设计之都’的深圳与世界对话的窗口”,奥雷称,深圳是一座有无穷潜力的城市,“我们愿与深圳一起挖掘潜力。”

分类:实践动态|News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38 | 查看次数: 4561

纽约时报评都市实践

现代中国城市里的“小王国”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10月13日文章】 作者尼古拉·奥拉索夫
  
  刚刚在库珀一休伊特国家设计博物馆开展的《“土楼”:中国廉租住宅》展览,也许无法驱散中国城市在西方人心目中留下的到处是毫无人气的塔楼的可怕印像。这种灵气十足的建筑工程在中国还是特例,并非常见。
  然而,这次展览进一步证明,就建筑师的实验而言,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为肥沃的土地。这种创新的迸发遍布各处, 从宏伟的奥运场馆、光鲜亮丽的办公大楼延伸到了廉租住宅,这一点肯定会让饱经世故的美国观众嫉妒不已,因为在美国,公共住宅从来都没有成为过一代人严肃反思的话题。
  这个建筑项目由日见重要的都市实践设计事务所设计,它是把已有几个世纪历史的土楼住宅原型,根据全球资本主义城市的冷酷现实加以改变之后形成的建筑设计。这个例子提示我们,这种粗犷的建筑也可以用来实现美好的理想,承认那些经常被忽略的人群的尊严。
  中国传统土楼也称作“小王国”,这种福建农村的建筑能够保护居住在当中的村民不受盗匪劫掠。土楼中心是一个大庭院,外边是一圈厚土墙,进出只有一扇厚厚的大门。
  都市实践的设计过程开始于一个简单的问题,即如何将这个旧的建筑类型应用到中国城市化的尺度和进程夸张的新现实中。50年前,中国大部分地区都是农村,如今这个国家有150多个城市(原文如此——译者注)的人口超过了100万,而美国只有9个。中国城市化的速度只有可能加快。
  随着急需工作的移民涌入深圳和广州这些繁荣起来的城市,令人头痛的住房危机也开始浮现。由于政府10年前停止了大规模公共住宅的修建,大部分人都住进了密密麻麻的塔楼构成的脏乱社区。这些住宅都是由地方开发商修建的,基本上没有监管可言。通常说来,中国新富裕起来的人就住在一旁的光鲜的摩天大厦里,但他们似乎对自己周围的贫困现象熟视无睹。
  都市实践的外观像个大鼓一样的“土楼”被植入这片毫无生气的高楼世界里,体现的是一种象征性存在。这些“土楼”似乎是抵御当代盗匪的堡垒:如今的投机商经常把穷人赶出城市居住区,以便给新的开发项目让路。
  新近在中国南方广州完成的第一个土楼样板使用混凝土花格板做外壳,让人对里面多姿多彩的生活浮想联翩。设计用一系列小商铺围合着建筑的底层,着力创造一个内外相互渗透的空间关系。建筑师在圆形壳体上切出一块空间,将餐厅和几层住宅折转延伸到内部,从视觉上把人流引入内部。另外大入口导引进入小内院和小旅店。
  公寓本身使人想起柯布西埃的“极少”建筑的观念,他为修道院修士的住所订制的紧缩的超高效的空间。土楼内的较小单元比一个宿舍房间大不了多少。较大的单元,设计对象为几个移民合住或小型家庭,则拥有小型客厅,厕所巧妙地藏在厨房的后面。两扇L形门通向卧室,聪明地省掉了隔墙所占的面积。小巧的阳台局部以漂亮的木格扇遮掩,可以用来晾衣服。
  一种被遗忘很久的公共精神在环绕的阳台里被重新拾起,高层之间用廊桥连接的空中花园更为居住者提供了一个交流的空间。和早期政府开发的公房一样,这些公共区域吸引人们走出自家的小屋,形成邻里之间的互动。
  在历史与当代价值之间做出恰如其分平衡在Urbanus都市实践很典型。几个月前我曾访问了他们2006年设计的大芬美术馆。大芬是深圳的一个社区,以其在狭窄的小街里聚集了大批的艺术家摹仿复制从现代中国到西方古典的名画著称。
  都市实践设计的美术馆正像一座低矮的城堡嵌入社区的一个陡坡上,其后耸立的是座座新建的高层住宅。一条宽阔的水泥坡道横过美术馆的正立面引向主入口。进入展馆后各个展厅沿着旋转而上的坡道和踏步分布,最终通向艺术家工作室和屋顶花园。从这里几座步行桥将人引回街区网路中。楼梯和坡道呼应周边街区路网,把美术馆与周边的艺术家聚居区及被高墙围住的大厦连接起来,城市似直接贯穿了美术馆。艺术与公共生活的结合,这正是一个有活力的城市的象征。
  距大芬美术馆半个小时车程的深圳市区里,另一个由都市实践设计的公共艺术广场邻近挤满外来劳工的城中村,广场被构思成一组折叠的台地,地表断裂开来似乎在让城市穿过。步行道轻微的变形对应着附近街巷的格局,广场的斜坡产生一个非常规的露天剧场。斜坡一端下折形成一个小型展览馆的屋顶。
  Urbanus都市实践对于历史延续性的敏锐把这个公司和一长串的名字连在一起,从斯蒂文.霍尔Steven Holl,到阿瓦若·西扎Alvaro Siza,到埃德拉德·苏托·德穆拉Eduardo Souto de Moura。如同西扎的建筑,强调的是运动,通过建构空间主体的流动把人流组织起来,而不是简单的着眼于建筑形式。
  这种设计理念可以反映公司创建者刘晓都、孟岩和王辉与众不同的视角和观念。三人成长于文化大革命时代,一个社会和人们理智动荡且相当残酷的年代,后到美国留学,接触了西方的民主和喧嚣的物质生活。而后再返回急速发展,核心价值观正发生根本性动摇的中国创立了一个进步革新型的事务所。
  经历的宽广无疑使他们能从多元的角度看世界,这对于一个建筑师来讲犹如无价之宝,建筑师最为艰巨的任务便是权衡与协调看似无法调和的价值。一种对于城市的社会和历史结构稀有的敏锐感浸透在他们的作品中。建立在这坚实的基础之上,他们的建筑只会走向更加的深刻与成熟。

【美国《纽约时报》10月13日刊登在C1版面】
A version of this article appeared in print on October 13, 2008, on page C1 of the New York edition.


October 13,2008

In Modern China, 'Little Kingdoms' for the People

By NICOLAI OURORSSOFF

"Tulou: Affordable Housing for China," which just opened at the Cooper-Hewitt National Design Museum, may not dispel the Western image of Chinese cities as nightmarish visions of dehumanizing towers. Architectural projects as divine as this one are still the exception, not the rule.
Nonetheless the exhibition offers further evidence that China has become the most fertile territory on the globe for experimentation by architects. That this burst of innovation extends to affordable housing as well as to monumental Olympic stadiums and gleaming office towers must be particularly envy making for socially attuned audiences in the United States, where public housing hasn't been a serious topic for reflection for a generation.
Designed by the up-and-coming Chinese firm Urbanus, the tulou is a centuries-old housing prototype, reworked for the hard realities of the global capitalist city. It reminds us that bold architecture can serve a good cause, acknowledging the dignity of people who are often treated as invisible.
The Cooper-Hewitt exhibition opens on an atavistic note. A row of crude terra-cotta study models displayed in a glass case, early variations on the firm's design, conjure China's old tulous, or "little kingdoms," built in rural Fujian Province to protect villagers from marauding armies. organized around a large central court, the tulou was encircled by thick earthen walls, with only a single heavy door leading to the outside world.
Urbanus's design process began with the simple question of how to adapt this old housing type to a radical new reality, the scale and pace of China's urbanization. Fifty years ago China was mostly a country of rural villages. Today more than 150 of its cities have a population of a million or more —compared with just nine in the United States — and the speed of urbanization is only likely to accelerate.
One result has been a nagging housing crisis as migrants in desperate need of work pour into booming cities like Shenzhen and Guangzhou. Because the government stopped building large-scale public housing a decade ago, most end up in squalid neighborhoods of densely packed towers that were built by local developers with little oversight. Often the country's new rich live sealed off in glittering high-rises right next door, seemingly indifferent to the poverty around them.
Inserted into this dystopian universe of colorless skyscrapers, the primal drumlike form of Urbanus’s tulous will have a powerful symbolic presence. They suggest fortifications against a contemporary marauder: the speculators who have so often forced the poor out of urban neighborhoods to make way for new development.
The first tulou, which has recently been completed in Guangzhou, in southern China, is enveloped in a perforated concrete shell that hints at the richly textured life inside. Urbanus set out to create a porous relationship between inside and out, with a series of small shops wrapping around the base of the structure. The architects sliced through part of the rounded shell to extend a restaurant and several floors of housing into the complex's interior, visually drawing pedestrians inside. At other points, big entry portals lead into small courtyards and a small inn.
The apartments themselves recall Le Corbusier's notion of "minimal" architecture, compact, super-efficient spaces that he modeled after monks' cells. The smaller units in the tulou are essentially nothing more than dormitory rooms that serve the building's service staff. The larger apartments, designed for groups of migrant workers or small families, have small living areas with bathrooms neatly tucked behind the kitchens. Cleverly designed L-shaped doors connecting the living areas to the bedrooms are cut out of the rooms'  corners to save precious wall space. Narrow balconies, some shielded by pretty wooden shutters, can be used for hanging laundry.
A communal spirit is fostered by rings of balconies surrounding the central court and bridges linking terraces and gardens on the complex's upper levels. Like in some earlier Communist-era housing projects, such areas are intended to lure people out of their apartments and to encourage interaction. They also convey a generous sense of space even as the design maximizes efficiency.
This graceful balancing act between historical and contemporary values is typical of Urbanus. A few months ago I visited the art museum they completed in 2006 in Dafen, a Shenzhen neighborhood where artists can be found in narrow alleyways painting kitschy reproductions of everything from contemporary Chinese works to old European masters.
The museum's low bunkerlike form is embedded in the side of a steep hill, with a cluster of new residential towers rising directly behind it. A broad concrete ramp leading to the entrance runs across its facade. Inside, the exhibition galleries are set within a labyrinth of stairs and ramps that weave up to the back of the building, leading to a rooftop sculpture garden and artists' studios. From there, bridges lead back out to the street grid.
The staircases and ramps are intended to echo the neighborhood's alleyways, as if the city flowed directly through the museum, linking the artistic quarter to the gated high rises above. Art and public life are the city's symbolic connective tissue.
A half-hour away, in downtown Shenzhen, a small public park and community museum designed by Urbanus sits at the edge of a densely packed neighborhood of migrant workers. Completed in 2006, the tiny park is conceived as a series of folding planes, as if the ground's surface were breaking apart to allow the city to flow through the site.
Slight inflections in the pavement reflect the pattern of nearby alleys. A sloping section of the park creates an informal amphitheater, folding down at one end to enclose the roof of a small museum.
Urbanus's sensitivity to historical continuity links the firm to a long line of architects, from Steven Holl to Alvaro Siza and Eduardo Souto de Moura. As with Mr. Siza's buildings, the emphasis is on movement, the flow of bodies through space, the fabric that binds people together, rather than simply on architectural forms.
This philosophy may reflect the distinctive perspective of the firm's founders, Xiaodu Liu, Yan Meng and Hui Wang. All three grew up during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an era of social and intellectual ferment as well as extreme cruelty. All left China to study in the United States, where they were exposed both to Western democracy and blatant consumerism. They returned to China and founded a progressive firm in a booming country whose underlying values were being shaken to the core.
That range of experience is doubtless what enables them to see the world through multiple lenses, a trait invaluable to architects, whose most onerous task is balancing what may seem like irreconcilable values. It also imbues their work with a rare tenderness for the social and historic fabric of the city. Built on such a solid foundation, their architecture is only likely to grow in depth.

Tags: 土楼纽约展 纽约时报

分类:实践动态|News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31 | 查看次数: 5724

都市实践作品集购买方式 Oversea Purchasing

中国购书
全国各主要城市的新华书店和设计书店、建筑书店销售,各地代理书店可在本公司博客中查询。邮购:office @ urbanus.com.cn

Please leave your address for us to mail book to you.

Oversea Purchasing
payable to Urbanus Architecture and Design, Inc.

US address :
Urbanus Architecture and Design, Inc.
P.O.BOX 4708
ALPHARETTA, GA 30023USA
Att. June Wang
7706309368

Tags: urbanus book

分类:实践动态|News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17 | 查看次数: 4756

深圳商报报道大芬美术馆

大芬美术馆投入使用已一年多,仍然让设计师牵肠挂肚。这座受到国际媒体重视的建筑近来获得一个奖项,引起本地重要媒体《深圳商报》的关注,借记者上门采访的契机,都市实践向记者表述了需要使用者理解并付诸实施的设计理念。

深圳建筑作品获国际大奖

设计师认为,大芬美术馆应与公众充分融合,实现其开放性、公众可参与性以及通达性

深圳商报记者何文琦
      
     从去年以来,深圳市都市实践设计有限公司的几位合伙人格外忙碌。除了紧张的设计工作外,还频繁接待了络绎不绝的国外媒体记者和国际建筑界人士,而他们关注的焦点都指向同一个地方——大芬美术馆。当初在接下这个位置偏僻的项目时,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座建筑会在国际建筑界引起这么大的反响。因为其特殊性、原创性和唯一性,在国内外多家专业期刊上被广泛报道,更被多家国内外权威杂志用作封面。近日在由美国《商业周刊》和《建筑实录》联合举办的第二届“好设计创造好效益”中国奖中,大芬美术馆力克众多国外设计师事务所,获得最佳公共建筑奖。
        都市实践合伙人孟岩说,作品虽然已经完成了一年多,最令他牵挂的是,如何让这座建筑更好地实现其开放性、公众可参与性以及周边居民与美术馆之间的通达性,让大芬美术馆与公众实现更好的融合。

        在"最不可能"的地方建馆

        15年前,在中国这个似乎最不可能与油画艺术发生关系的地方,一位画商带来了最初的订单,大芬村因油画而成了中国最著名的村庄之一;15年后,正是在这个似乎最不可能出现美术馆的地方,诞生了一座美术馆。
        从美术馆的角度来看,大芬也许是个奇怪的地方。这个深圳郊区的街道上挤满了工作室,数以千计的人们在这里复制古典名作。为了改造这个地区并且吸引观光游客,政府请URBANUS都市实践为设计一座美术馆。孟岩原来没有去过大芬村,去了以后,在那里感觉到一种真实的生活状态。普通的人通过短期培训就能够获得谋生手段。生活与艺术、艺术与商业、纯艺术与通俗文化的界限再次模糊。路人与画工、作品之间保持着最直接的接触,通过交谈、看样、下单、运输等活动构成了一幕幕异常生动的城市生活场景。
        整个美术馆的面积约为何香凝美术馆的3倍左右,如何找准定位?由于大芬长久以来被视为一种民俗艺术、庸俗品味与商业运作的奇妙混合体,在许多人看来这里似乎是一个最不可能出现美术馆的地方。因此,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美术馆可能完全不适合“大芬村”特殊的文化背景。孟岩想营造一种既有陌生感又似乎有某种联系的感觉。 他说,我最大的野心是“让大芬美术馆象一座连接体,与周边环境实现最好的结合,而非格格不入的孤岛”。正是在这个似乎最不可能出现美术馆的地方,我们希望它既能容纳当代艺术最为前卫的展事,又能兼容原生的新民间的大众艺术介入。
    在这样的思路下, 整个建筑的呈现类似“夹心饼”式的功能分布:一层是油画卖场,跟整个村的特点完全结合;由一层入口广场的大坡道可达二层艺术展厅;三楼的屋顶庭院具有一定的公共性。这个庭院通过南、北和东面的过桥与外部街道发生联系。 虽然只是3层的建筑,但特殊的设计将空间分割为不同的功能区域,而且三个建筑层面之间相互呼应,与油画展厅内不断变化的艺术展示活动形成对立而统一的复杂关系。把美术馆、油画画廊、商业、可租用的工作室等不同功能混合成一个整体。
        “美术馆这一名称很难概括大芬油画村这座建筑的真实内容。它是一个定时开放的高姿态城市装置,同时也是不脱离于城市日常生活的平民场所。”孟岩的总结道。

         本土建筑引发国际关注

        日前,在著名的美国纽约建筑中心,“中国建筑Building China”展览举办了两个月,5位中国顶尖建筑师及建筑机构的作品首次集体亮相,其中就包括大芬美术馆。孟岩在展览论坛上的演讲,引发美国建筑师的热烈讨论,与会的建筑师们对中国的建筑设计现状表现出浓厚的兴趣。
        此次  “因地制宜:中国本土建筑展”的策展人之一是城市建筑研究评论家、策展人史建。他告诉记者,本次展览强调了建筑的完成度,以及建筑与居住者、使用者的关系。 从观展者的热情可以看出,中国城市、中国文化正在成为国际交流的热点话题,中国建筑以及中国建筑师也因此而有更多机会登临国际建筑舞台,并获取着更强有力的话语权。
        史建认为,大芬美术馆的设计者们以自己的方式,阐释了对本土文化和当代建造的理解。当现代主义前卫设计实验遭遇到经济的起步和超速城市化现实,实验性建筑师从前卫姿态转换为文化上的退守———重新面对本土文化资源,以及重新面对剧变现实,成为实验性建筑师裂变后的主要路向。而都市实践的建筑师强调的是对本土资源和现实的关注。对他们而言,这种“本土性”(因地制宜)与“中国性”无关,他们的设计有着更为多元的国际视野。 
      美国《商业周刊对大芬美术馆的评语是:这座美术馆帮助大芬把都市纹理交织在了一起。过去,山下的大芬村和山上的居民区是分割开的。为了让这两片区域连接起来,建筑师设计了一座可以通往山上的桥。与此同时,美术馆的外立面是风格化的大芬村地图,这幅图最终将由当地艺术家绘制完成,此举把美术馆灰色的水泥外墙变为了庆祝大芬村特殊的当地产业的色彩斑斓的拼贴画。

        期待成为互动文化空间

        在交易活跃的大芬村中,孟岩希望大芬美术馆成为对画匠们有用的展示场所;同时,要使美术馆的巨大体量“消失”,成为村民随意穿行聚会的公共空间。然而,眼下的美术馆由于管理严格等诸多原因,还无法与这个村子和周边城市发生积极的关系。现在,美术馆底层没有架空成为交易市场,反而成为最频繁使用的展览空间。三层独立塔楼群中,由于各连接桥没有开放使用,各塔楼处于封闭状态,很难生发出有生机的街道气氛。
        孟岩表示,大芬村的巨变告诉我们生活的变化有多种可能,城市的未来也是有多种可能性的。因而我们对此馆的另一设计理念是它的兼容性、公众可参与性。它应是高度混合的场所,给人们的生活提供多种可能性。油画卖场和艺术品陈列展示可以共处一堂,艺术家工作室、茶室、咖啡店与电影放映等多种内容更强化了与大芬村居民和周边城市社区的生活融合。专业艺术家与民间艺人可以互相观望,尤其是三层屋顶庭院的开放公共空间更方便市民或到此一游,或耳濡目染间接受熏陶,或雅兴大发即兴创作,身处其间你不会感到在“参观”,而是在“逛街”,使美术馆可以产生更为积极的作用。他认为,大芬美术馆应该更积极参与到大芬的日常生活之中。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也只有开放才能激发它的活力,才能更好地改善目前的经营状况。
        布吉街道办任晓峰部长昨日表示,大芬美术馆建成以来,平均每月都举办了具有相当艺术水准的艺术展览。全国美院师生油画展上周刚刚结束,也吸引了不少市民前来欣赏。谈及美术馆与周边社区的互动关系时,他坦言这方面做得还不够。设计师的设计思路暂时还难以全面实现,和实际有一定的距离,而其中也有不少客观因素。如市民对于美术欣赏的兴趣不够浓厚,周边小学考虑安全问题也没有打开通道等。任部长告诉记者,以往我们也缺乏运营美术馆的经验,所以大芬美术馆的下一步运营方式还正在探讨之中,如何寻找一种模式能够充分发挥这座美术馆的作用,实现市场化的运营,还需要深入研究。
 
         开放是美术馆未来趋势

         关山月美术馆馆长陈湘波进入大芬美术馆时感觉非常意外。他没有想到的是大芬美术馆的设计如此漂亮而现代,富有个性,各个功能区之间的关系既有变化又非常流畅。对于设计师关于美术馆的开放性思路他非常赞同。他认为,也许这种运营理念现在看来还比较超前,但应该是未来美术馆发展的方向,最关键是要把这种理念坚持下来。也许一年两年不能够实现得很完美,但是坚持下来一定能够让更多的市民参与到这个公共文化空间中来。陈湘波表示,美术馆不光是一个看作品的地方,更应该是文化的孵化器。艺术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实现一个地区文化的提升,需要从平时点滴做起。大芬美术馆如果能够真正达到一种与周边地区和周边群众的良性互动,那是一种非常理想的状态。陈湘波坦言,美术馆应该是一种休闲舒适的欣赏艺术的场所,让人们能够在里面找到打动自己心灵的东西,而不是一种生硬的受教育,这是对我们日常硬性教育的一种很有益的补充。对于大芬美术馆的未来,他认为最迫切的是需要找到懂艺术管理的人才,慢慢实现美术馆的公众参与性。
         孟岩表示,美术馆在大芬村的引领作用是不言而喻的,可我们还需要美术馆的经营管理者在今后的使用中进一步发挥美术馆对大芬整体艺术水准的提升作用。随着时间的推移,美术馆在与大芬村共同创造历史。

 


分类:实践动态|News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25 | 查看次数: 6276

2008法国“当代中国建筑展”

2008年6月,法国建筑师学会在法国巴黎举办“当代中国建筑展”,8月该展览将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展出。合伙人刘晓都代表都市实践出席开幕式。














Tags: 展览

分类:实践动态|News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47 | 查看次数: 4941
美国《商业周刊》和《建筑实录》杂志2008中国奖颁奖仪式于5月23日在上海举行,现场主背景板上所展示的正是大芬美术馆。







美国《建筑实录》年鉴中文版采用万科体验中心图片作封面。













美国《商业周刊》中文版2008年第5期,介绍了获奖作品大芬美术馆和万科体验中心。






Tags: 获奖

分类:实践动态|News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44 | 查看次数: 4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