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都市拾见19 当现代建筑遇到风水

月初在泰国建筑师年会论坛上,我和其他几位演讲人都被问到如何处理风水和建筑的话题。

我实在想绕过这个陷阱。不过我想想还是照实回答:风水这事儿在没有被科学证实或否定之前对于客户(我们称为甲方)提出的风水要求,我表示予以尊重。前提是不能从根本上违背建筑设计的基本原则。如果实在出现不可调和的矛盾,我很可能会选择放弃项目。

另一位讲演人是马来西亚的年青海归建筑师。他说的就比较绝:“如果客户要讲究风水,那好,我会要求在设计开始之前,让客户的风水大师编一个完全的风水执行手册,从主卧室的方位,到儿童房的布置,每一样都规定好,然后我再开始。一旦开始设计,对不起,没得改了。”

显然这个对策还是很不友善的,其实我们在华语文化圈里生存的建筑师都知道风水不是好玩的。处在靠近中华文化中心位置的我相比就显得局促。而处在这个文化外围的西方建筑师们则就很放得开了。第三位讲演人就是来自欧洲的一个有潜力成为未来国际建筑界的领军人物的BIG公司的一号人物BI。他最近介入了不少中国项目。其中之一就是“人”字大厦。就是一个200多米高的“人”字形立面的超高层建筑。看的出BI本人很得意于这个概念。他更得意的是开始解释这个建筑实际上运用了金木水火土五行的符号象征,好像这样就很中国很东方了。这真令我大跌眼镜。不管这年轻人是否真诚,这么干实在是不高明。因为无知所以无畏,但在我看来这无论如何都很不东方,也很不建筑。

好多人形容中国文化就像是一个大酱缸,掉进去就会被从心里染透。其实是说我们中华文化确实博大精深,且很大程度上自成体系,与西化的现代文明还是有相当差异,一旦沉浸其中,其魅力便使任何人都不能自拔。第一代海归代表梁思成挺身拯救中国古建筑免于失传,而自己从此也奉献一生。近现代中国建筑师一直在现代建筑与民族形式之间苦寻出路。我们已经看到不少前辈同代的优秀建筑人才前赴后继地走上这条不归路。他们从正统的儒释道开始玩阴阳八卦五行气韵书法到风水,一会儿形似一会儿神似的。可就是难以与现代的技术生活和审美有比较好的契合,更不用讲体现现代精神了。所以当现代建筑遇到风水定然会水土不服的。

说到底中国的建筑文化还是要由中国人自己来构建。抱歉地说,这也不是我们这一代建筑师能够完成的。日本人经过45代建筑师的努力才使得日本建筑独立于国际现代建筑之林。而我们,还有一段长路要走。
本文发表于《深圳商报》-文化广场-“建筑设计”专栏 2009-5-21
分类:都市拾见|Column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21 | 查看次数: 3582

都市拾见18 亚洲城市忧读之二

曼谷实际上是一个相当现代主义的城市。大街小巷到处可以看到六七十年代现代主义风格的建筑。建筑外立面通常挂着简洁规则的混凝土格栅的遮阳板。这样的做法非常适合热带气候,节能效率很高。外遮阳版仍然是被建筑节能专家首推的建筑节能措施。然而这种简单有效的设计手段在深圳不很流行,同样在曼谷新建的一批现代建筑里也几乎看不到用遮阳的了。美国式的现代主义风格横扫世界,使我们有意无意地失掉了很多东西,这值得我们好好反思。

我完成了一日读城的陆上行程,被那个快把我颠散架了的摩的司机卖猪仔给了一个游船码头,好在坐上的机动舢舨还很有泰国风情,就此开始下半段的运河之旅。

船至河中,两岸望去,发现原来曼谷是一座滨水城市。它坐落在湄南河的入海口,与广州实有一比。过去的曼谷水网纵横,舟楫穿梭的水城,被称为东方威尼斯而近几十年城市发展的结果使大量的水道被填成马路。昔日的水城已成记忆。我不禁想起我们中国也有东方威尼斯之称的苏州,结局怎么如此的相似。

从主河道转入运河,看到两侧的房屋比上午看到的街区要破败很多,河水出现了非常熟悉的异味,那是流向深圳湾的十几条河常有的气味。河面上漂浮着垃圾,水已经变成灰黑色。两岸一个挨一个的下水道出口和小水渠吐着废水。显然这些废水是没有被处理过就直接排入运河了。终于,我看到了另一个似曾相识的景象:一个小河沟里淌出来的是墨一样黑的废水

这样一条美丽的河,高山雨林里流出来清澈的水到了这里,本来应该是一样清澈舒缓地流向海湾,两岸有滨水公园、公共设施商业街和高档住宅。然而现在的河却成了城市的污水下水道。看着岸边黑污的沉淀物,就知道河流的清污治理绝非易事。不解决这百万人口的污水处理,其它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的。

曼谷和深圳不是姐妹城市,但他们实在是一对饱受污染之苦的难兄难弟。现在生活亚洲城市的人们是否最终会失去城市生存能力了呢?很显然,我们很多同胞还没有学会在大城市中生存。可喜的是深圳市政府已经开始进行河道治理了。我们对此充满期待。

从人的角度看,同样是自由的飞,当蜜蜂还是比做苍蝇更可爱些。只可惜,城市人活得愈来愈接近苍蝇和它的前身了。

分类:都市拾见|Column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21 | 查看次数: 3633

都市拾见17 亚洲城市忧读之一

五一期间从曼谷参加泰国建筑师年会的国际论坛活动刚刚回来。趁着记忆的鲜活劲儿,记录一下我最深的感受。

我一直有一个猜断,即全球化和城市化给亚洲的所有第三世界国家的大型城市带来的机会和问题是有普遍性的。这次应泰国建筑师学会邀请讲演,在确定讲演内容的时候,我便产生一个想法,即将来有机会去每个国外城市,特别是上述城市的时候都安排一个一天的时间,以一个完全陌生人的眼睛对这个城市进行快速阅读。可能会发现一些有趣的现象和问题。于是我便安排提前两天到达曼谷进行我的第一次快餐式城市阅读。

到达的当天晚上我开始进行路径研究。当然最好的手段就是在谷歌地球(Google earth)上做功课了。热情好客的泰国同行给我安排了曼谷商业中心区的豪华酒店。我发现这个建筑在谷歌地球上刚刚出地面不久。我才依稀辨出,这个地区就是我四年前第一次来曼谷时活动的区域。我可以清晰地记得我当时从酒店的窗户中看到这个酒店商业群的建设。而我无论如何都无法判断出我原来住过的酒店是哪一个了。

然而一个建筑群的出现并不能足以让我对曼谷城市出现再次完全陌生的状态。我发现了一条巨无霸式的多层城市高架轻轨横架在了我曾经感觉相当宽敞的马路上。整个城市景象随之彻底改变了。人们都说如果两年不来深圳就会不认识这个城市了,在曼谷我也目睹了它和深圳一样的戏剧性改变,出现和广州一样的城市景象。在长期高度拥堵的交通压力下,城市不得不采取高架交通的解决方式。这剂猛药能有多长时效,有待时间考察。

从谷歌上又发现了另外一个特别的现象。除了我所在的CBD区外,大部分的城市肌理都是与我们的城中村和北京老胡同的建筑群尺度相近。而且是全部覆盖式的,没有任何形式的开放空间或公园绿地掺杂其中,呈现出城市无序发散现象的典型特征。

第二天,我出门包了一辆当地称为“突突车”的三轮摩的一头扎进小街巷的丛林里。我的判断得到了印证,看到了熟悉的景象:深圳的城中村的模式,北京胡同,上海里弄的尺度都在此重现。小型街道的尺度,底层商业,普通人安静悠闲的生活状态与我住的CBD区域有着巨大的反差。同时这种铺天盖地的建筑方法却使得街道成为唯一的公共交往空间。极度的单一性最终会严重限制城市活力的持续产生。这种基本的城市模式一方面反映了城市生长的一种本源性的基因,另一方面比对出人类在自身能力的不同状态下对城市发展无意识的自我强暴行为的程度。这一切都太值得我们认真反思了。

我们的亚洲城市走向现代文明的忧思有没有?是什么?


分类:都市拾见|Column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25 | 查看次数: 3692

都市拾见16 守望经典

4月下旬,我应邀到印第安纳州的普渡大学作一个讲座。我的习惯每到一个地方总想办法看看周围的有名的建筑,而普渡好像没有发现什么值得一看的建筑。接待我的尹教授在交谈中告诉我这附近有一栋赖特设计的住宅可以看看。不时我们便开车前往。

Frank Lloyd Wright,1869-1959)弗兰克·劳埃德·赖特是上个世纪美国本土成长出来的一位最重要的现代建筑师。他独树一帜和鼓吹美国风格的实践使他成为家喻户晓的民族英雄而受到追捧。1950年代以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Fountainhead》的主角就是以他为原型的。他留下来200多座建筑作品多被列为历史保护建筑。这种待遇确实是独一无二的。

赖特的代表作品就是落水别墅。而他在住宅的设计上经历了两个阶段。前期的住宅风格强调水平线条,平缓的屋顶以及流通的室内空间,名为“草原住宅”,是赖特追求田园浪漫主义的经典。后来在大萧条的冲击下,赖特开始倡导所谓“美国风”,致力于开发一套住宅语言来适合美国中产阶级的经济能力,同时也能坚持与自然协调的原则。后期的住宅多数属于这个风格。

我们找到那个住宅的入口,看到一片树林中几条绿色的线条若隐若现。那是铜檐口,美国风典型的手法。走到门口,遇见一位耄耋老者倚杖而行。上前打问,原来他就是建筑的原始主人约翰·克里斯汀教授。知道我们的来意,老人很热情地把我们引到室内,坐下聊了起来。

1950年,克里斯汀夫妇找到赖特,请他给他们设计一栋住宅。赖特的设计拖了几年才最后定稿,于1956年建成。克里斯汀这一住就是50多年。他是普渡大学的退休化学教授,妻子已不在人世。现在这栋房子已经俨然成了一个小博物馆。令人惊异的是,室内的一切都保持了原始设计的一切,包括家具和地毯等织物,成了赖特设计的活标本。里面的陈设也都参照赖特的设计风格配置。这一切都是主人亲自处理,他告诉我们,这栋住宅已经列入州历史文化保护名录。住宅每天向公众开放,有志愿者讲解。而且像他这样的原始主人已经不多了。言语之中,对赖特设计的热爱和自豪溢于言表。

离开住宅时,我很诚挚地向这位老者道谢。他没有拒绝我的访问,也没有照常规收费。他在默默地守护着这一文化遗产,尽管这个建筑只是诸多相同风格赖特作品中普通的一个。他是许许多多建筑文化的志愿传播者。在这样的社会里,文化是有厚度的。我也一直期望着我们的社会也能涌现一批克里斯汀这样的理解和爱护建筑文化的业余爱好者和传播者。

分类:都市拾见|Column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21 | 查看次数: 3973
  • 1